高妍虚假诉讼案 铭毅公司不当得利案 郑长红案件 郑欣寻衅滋事、伤害案 长兴岛动迁案 正义司法鉴定案 复州湾动迁案 何春凡动迁案
德令村选举案
分类导航
高妍虚假诉讼案  (6)
铭毅公司不当得利案  (9)
郑长红案件  (8)
郑欣寻衅滋事、伤害案  (2)
长兴岛动迁案  (26)
正义司法鉴定案  (2)
复州湾动迁案  (2)
何春凡动迁案  (17)
德令村选举案  (2)
最新文章
迟某某与铭毅公司不当得利案重审一审情况
  2018-07-28 07:20:33 作者:东方英子 来源:本网 文字大小:[][][]

铭毅公司不当得利案

 ●来源:本网 编辑:东方英子

迟某某与铭毅公司不当得利案重审一审情况


  2018年7月12日上午9:00,瓦房店市人民法院公开开庭审理迟某某诉铭毅公司不当得利纠纷案。该案系被大连市中级人民法院裁定发回重审案件。原告迟某某代理人、被告铭毅公司代理人均到庭参加诉讼。

瓦房店市人民法院开庭传票(迟某某诉铭毅公司不当得利纠纷案重审一审)

  庭审综述

  此次庭审,铭毅公司仍然以之前两审已经提交给法院的几份证据为主,只是增加提供了其与迟某某当初签订的施工协议,认为施工协议约定的工程价款为253万余元,而铭毅公司实际向岗建公司付款353万余元,因此,铭毅公司刚好多付100万元。由此认为,迟某某汇给铭毅公司的92.04万元,就是返还给铭毅公司的这笔多付的工程款,只不过扣掉的税金和管理费7.69万元,由过错方铭毅公司自己承担;另外,铭毅公司对迟某某变更诉讼请求颇有微词。

  原告迟某某方认为,被告铭毅公司的抗辩观点没有事实和法律依据,主要理由如下:

  1、被告主张其“多付工程款”,没有法律依据。在重审一审中,铭毅公司的核心主张是其“多付给岗建公司100万元工程款”,依据是铭毅公司实际付款353万余元与双方合同价款253万余元相差100万元。迟某某认为这个理由不成立。因为,建设工程项目的工程款结算,没有实际付款与合同价款相等的。住建部《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示范文本)》(GF—2017—0201)第一部分第四条签约合同价与合同价格形式中,工程价款均为暂估价。该示范文本第二部分“通用合同条款”1.1.5.1签约合同价、1.1.5.2合同价格、1.1.5.4暂估价、1.1.5.5暂列金额中也都列明,工程实际结算价格与合同价格是不相等的。因此,被告将实际付款与合同价款之差认定为“多付款项”,缺乏法律依据。假如该论调为真,可天下的建筑商岂不都要给开发商“返钱”了么?铭毅公司是怎么想出来的论点?

  2、100万元(实际是160余万元)拆迁工程系口头约定的实践合同,合法有效。迟某某按合同约定,只负责铭毅公司轴都新城A区的土石方工程施工、排土。但施工中发现,排土区(轴都新城B区)内尚有部分动迁户并未搬走,给迟某某施工带来极大困难(迁出动迁户的难度全天下人都清楚)。为此,迟某某与铭毅公司经反复磋商,口头约定在合同外增加160余万元(先付了100万元)拆迁工程款。这个口头约定属于实践合同,原告达成全部清理完被拆迁户的建筑、场地,被告支付口头约定的工程款。这个约定,不违反合同法及相关法律的规定,是有效合同。至于该口头合同的真实存在,有两点可以证明:其一是轴都新城B区拆迁区域旧建筑物、场地的拆迁、清理和排土,只有迟某某一家施工,被告无证据证明有第三方施工。被告拆迁区内社会闲散人员殴打被拆迁户事件,未发生在原告施工区域,而且,这些人不是施工人员。原告施工中,未发生一起暴力拆迁事件。其二,迟某某完成了口头约定事项,铭毅公司支付了约定的工程款(只是尚不够原来承诺的160余万元,见下表备注二),就是直接证明。如果原告未完成口头约定的事项,被告就不可能付款给原告。被告在清理完的动迁区域建起楼房,本身就直接证明了原告完成了约定事项,原告无须再举证证明(参见迟某某与铭毅公司纠纷根源探析)。

  3、“100万元工程款”已经合账,双方诉前对此毫无争议。岗建公司明细账载明2012年9月30日138号发票开具的100万元工程款(总额为115.74万元),原告迟某某当时即已向岗建公司提交了施工费用票据,报销合账,且已经照章纳税、依约缴费。这笔账目业经税务部门审核通过,封存在岗建公司。不存在未合账报销的100万元工程款。若果真有被告主张的“多付的100万元”,岗建公司账上应当没有100万元的工程款报销账目(多付的款应未施工,也就不存在报销账目)。即岗建公司账上应当只有253万余元的工程款合账。但岗建公司账上已合账的工程款账目是353万余元(实际是363万余元,详见下表备注二)。显见,被告铭毅公司所言虚假。

  4、被告主张的“铭毅公司工程款多付、迟某某返还”不合常理。铭毅公司支付给迟某某的11笔工程款中,只有2012年12月13日这一笔超过100万元,开具在138号发票中(开票日期2012年9月30日)。而这笔工程款是被告支付的第四笔工程款。合同约定的后七笔工程款尚有146.7015余万元,被告陆续支付至2014年10月20日。即假如第四笔这100万元是“多付给原告”的,原告也不存在返还问题。因为工程施工尚未结束,即使是合同价款也远未达到(详见下表和图)。因此,这笔款也只能是预付工程款,不可能是多付的工程款,不存在返还问题。可见,铭毅公司的此节抗辩,纯系强词夺理。

铭毅公司付给岗建公司土石方工程款明细(单位:万元)

序号

付款日期

凭证号

付款数额

备注

1

2012.06.06

11

31.64

  1、2012年9月30日,岗建公司给铭毅公司开出138号发票,铭毅公司欠迟某某工程款额为115.74万元,其中的100万元为合同外增加的工程款,铭毅公司于两个半月后的2012年12月13日付给岗建公司。
  2、2014年10月20日,因迟某某到瓦房店市政府上访,索要铭毅公司所欠合同外工程款160余万元(包括被铭毅公司“借”回去的100万元),市政府责令铭毅公司处理,铭毅公司最终同意再增加10万元(零头1976元是对账尾数)。此次庭审,铭毅公司特意略去这10万元付款,称实际付款为353万余元,而非363万余元。显然是想撇清合同外增加工程款一事。

2

2012.07.02

9

37.31

3

2012.08.31

80

48.314

4

2012.09.30

138

115.74

5

欠款日期同上

同上

含在上列欠款中

6

2013.02.07

31

30

7

2013.05.14

40

46.9603

8

2013.05.21

60

25.8036

9

2013.09.30

120

8

10

2013.10.25

78

10

11

2014.10.20

263

10.1976

累计

-

-

363.9655

-

岗建公司明细账:迟某某为铭毅公司施工工程款账(2012年)

岗建公司明细账:迟某某为铭毅公司施工工程款账(2013年)

岗建公司明细账:迟某某为铭毅公司施工工程款账(2014年)

岗建公司明细账:迟某某为铭毅公司施工工程款账(2012年)

岗建公司明细账:迟某某为铭毅公司施工工程款账(2013年)

岗建公司明细账:迟某某为铭毅公司施工工程款账(2014年)

  5、被告按先期已开发票支付工程款,不可能“多付”。138号发票包含的100万元工程款,岗建公司是在2012年9月30日向被告开具的发票,被告是在两个半月后的2012年12月13日付的款。这笔款的发票,铭毅公司最迟应在2012年10月份入账核销。即铭毅公司付款时,这100万元已经是双方入账、纳税抵税完后的欠款,不可能是“多付款”。即铭毅公司接受岗建公司开具的发票并抵税走账,就是认可迟某某完成了100万元拆迁工程量(双方《土石方工程框架合作协议》对此有明确约定,即铭毅公司付款前必须经过其施工量验收)。更何况,138号发票开出后,岗建公司会计一直催促原告向被告索要该款。原告经多次向被告索款后,被告才付款。如果是多付的款,不可能由原告索要而来,只可能是误付。

  6、迟某某变更诉讼请求的理由。迟某某将原借贷纠纷诉讼请求变更为不当得利纠纷,基于被告铭毅公司在之前的两审中矢口否认借款的事实,而且原告也确实没有被告向原告借款的证据。无奈之下,迟某某选择诉请被告返还不当得利。这是原告依法行使诉权,无可厚非。即使原告变更诉讼请求后,会多得到利益补偿,那也是原告应得的。因为原告确实因被告不当行为造成了相应的损失;被告铭毅公司作为开发商,所获利益也应当高于银行利率。迟某某变更后的诉讼请求合情合理合法。

  7、被告主张继续适用民间借贷法律规定错误。本案中,被告自始已经否认向原告借款,原告也因此变更诉讼请求为不当得利,因此,原被告双方已经不存在民间借贷的基础法律关系。因此,被告主张适用民间借贷法律规定,显然是错误的。这也是原告一直投诉原审一审法官慈连斗枉法裁判的主要事实根据。

  反弹琵琶

  本次庭审中,铭毅公司除增加提供了迟某某与铭毅公司的施工合同外,其他与之前两审提交的证据相同的几份证据,均来自岗建公司的账目。即铭毅公司自己什么证据也没有提交。这如何能证明铭毅公司可以合法地占有迟某某汇给其的92.04万元款项呢?

  其实,铭毅公司绕来绕去,想要回避的根本问题,还是大连中院法官庭审中点出的要害问题:即铭毅公司账上究竟多不多迟某某汇给其的92.04万元?原审二审庭审时,铭毅公司代理人不得不承认,铭毅公司账上确实多出了92.04万元。《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民事诉讼证据的若干规定》第八条规定:诉讼过程中,一方当事人对另一方当事人陈述的案件事实明确表示承认的,另一方当事人无需举证。代理人承认的事实视为当事人承认。那还有什么诡辩的?

  退一步讲,抛开已经承认的事实,如果铭毅公司真的多付给迟某某100万元工程款,迟某某扣税、扣管理费后也真的“返还给”铭毅公司92.04万元,那么,这92.04万元应当下在铭毅公司的什么会计账目上?把这本账拿出来不就清楚了吗?账在哪里?为什么不拿出来?

  我们不妨顺着慈连斗的“著名猜想”去思维,铭毅公司左兜掏出来100万元,委屈地收回剩下的92.04万元后,装在铭毅公司的哪个右兜里?把“兜”拿出来大家看一看不就结了吗?人民法院是玩“哥德巴赫猜想”的地方吗?

  铭毅公司如果不提供这92.04万元的账目,法院何以作出服众的判决?不客气地说,官司打到天边,铭毅公司也只能承担举证不能的不利法律后果。

  究竟谁弱智?

  铭毅公司在本案近两年的诉讼中,先是矢口抵赖,以迟某某提供的汇票是复印件为由,否认迟某某汇给其92.04万元;迟某某的汇票被查证真实后,铭毅公司又以“左兜装右兜”诡辩之(慈连斗代言——这句话不可能源自于判案法官,明显是铭毅公司传达给慈连斗的);“俩兜猜想”破灭后,铭毅公司在本次庭审中又搬出小学一年级算法试图蒙混过关。这是什么行为?天下人都如此弱智吗?

  全案索引:
返回目录


基本案情 一审情况 二审情况 发回重审后情况 重审一审情况 纠纷根源探析 本案要点梳理

本网 2018-07-22

  相关链接:铭毅公司不当得利案文章索引

最新评论
发表评论
标题
内容
表情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本站资讯 会员社区 全站搜索 友情链接
  古老的东方,灿烂的文明,令人骄傲,令人向往。我们出生并生活在这样一个国度里,是非常幸运和值得自豪的。

  当然,我们也经常会感到很不如意。古老,往往也意味着落后、愚昧和无知,缺少起码的社会公平。

  好在这个古老东方的文明国度,正在走向民主与法治。

  法治的社会,唯公平至上。

  法律会约束我们,但它更要约束、制裁那些丑恶行为,给我们安全、和睦、公正和自由。

  当然,民主与法治需要一个过程。这个过程可能是漫长的,甚至可能是痛苦的。但她值得我们为之付出。因为她是我们民族长久生存之根本!

  东方法律在线网站此际应运而出,正是顺应历史潮流,将为民主与法治竭力鼓与呼。

  关注我们,更欢迎您能加入我们,共同建设民主、法治的中国!

  太阳每天升起,照亮所有的人。

                                        站长:葛运英
                                         2005.11.28

微信公众号

知法堂微信公众号二维码

关联网站

人民日报(1946-2003)强国论坛新华网论坛天涯社区华声论坛红歌会网CBF聚焦网

信息播报

大连电视台关于复州湾夏屯海域动迁补偿的报道

推荐网站

澎湃新闻网 大公网 观察者网 中评网 中国法律咨询中心 北美在线 共识网 加拿大华人网 美国中文网 FT中文网 联合早报网

东方法律在线 www.cnlawnn.com - Copyright © 2005-2020
China Law News Network - A just cause !

中华人民共和国工业和信息化部ICP备案系统

吉ICP备18002925号

全国公安机关互联网站安全服务平台

吉公网安备22021102000177号

与本站匹配的浏览器:I.E.浏览器

东方法律在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