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妍虚假诉讼案 铭毅公司不当得利案 郑长红案件 郑欣寻衅滋事、伤害案 长兴岛动迁案 正义司法鉴定案 复州湾动迁案 何春凡动迁案
德令村选举案
分类导航
高妍虚假诉讼案  (6)
铭毅公司不当得利案  (9)
郑长红案件  (8)
郑欣寻衅滋事、伤害案  (2)
长兴岛动迁案  (26)
正义司法鉴定案  (2)
复州湾动迁案  (2)
何春凡动迁案  (17)
德令村选举案  (2)
最新文章
迟某某与铭毅公司纠纷根源探析
  2018-07-28 20:52:45 作者:东方英子 来源:本网 文字大小:[][][]

铭毅公司不当得利案

 ●来源:本网 编辑:东方英子

迟某某与铭毅公司纠纷根源:都是拆迁惹的祸


  迟某某其人

  迟某某原为某大型国企员工,曾组织施工队伍参加国家大型建设项目的土石方等施工。因守信用、重质量受到好评,迟某某本人因此受到国家副部级领导的亲切接见和奖励。举一个小例子即可说明迟某某的品行:为保证工程质量,别的路段碾压路基10遍即收工,迟某某却要碾压20遍以上。也因此,迟某某施工利润不及他人的一半。用他自己的话说:做人要对得起自己的良心。

  2012年春季,赋闲在家的迟某某经人介绍,以岗建公司工长身份执行岗建公司与铭毅公司《土石方工程框架合作协议》,前后干了半年多。如今谈起这段经历,迟某某无奈地说:没想到被铭毅公司坑惨了。

铭毅公司企业信息

  铭毅公司概略

  公开信息显示,铭毅公司是一家曾经有外资背景的有限责任公司,全称为大连铭毅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注册资本5000万元人民币,现法定代表人为颜丽颖(不知何故,铭毅公司的外资背景在后来的注册信息中消失了)。铭毅公司成立于2011年8月25日,是专业房地产商。该公司有两个股东:股东之一为大连万众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为张忠贵(与岗建公司有交集);另一个股东为大连铭毅投资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为颜毅(颜丽颖的父亲)。

  这是一个家族企业。颜毅名下的关联企业有大连万众海洋科技发展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颜毅)、大连万众新材料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颜毅)、大连万众驼山海珍品养殖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颜毅)、大连万晟置业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颜毅)、绥化壹言置业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颜毅)、如皋壹言置业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颜毅)、大连轴都新城开发建设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颜晓雷)等等。2015年9月,大连壹言地产集团公司注册成立,颜毅任董事长。该集团业务已拓展到江苏、黑龙江等地。

  公开信息显示,铭毅公司成立后,与瓦房店市政府合作规划、开发瓦房店市西部轴都新城(见于互联网关于铭毅公司及关联企业的“公司”介绍信息)。自2012年起,铭毅公司及关联企业在瓦房店轴都新城中心区先后建设铭城山水、铭城红郡、新视界铭城(关联)等楼盘。可以说,在瓦房店地区小有名气,与当地政界有相当交集。

  迟某某与铭毅公司产生纠纷的施工项目就位于瓦房店市轴都新城中心区的楼盘内。可想而知,纠纷双方的地位、势力、政经背景是极不对称的。迟某某维权可能面临的各种压力超乎想象。难怪迟某某在起诉时就告诫笔者:对手很可怕!笔者笑言:比乔四、刘汉还可怕?迟某某欲言又止。

  纠纷溯源

  迟某某按合同约定的施工位置为轴都新城中心A区,从事基础挖掘和渣土排运。为充分利用渣土,铭毅公司在施工前提出要求,要迟某某将施工挖掘出的渣土堆放在毗邻的轴都新城中心B区,待A区完工,用这些土回填及作小区绿化。但这同时带来一个问题:当时B区尚未拆迁完,有部分动迁户(工厂)还住在B区,原因复杂。因此,迟某某要顺利作业,就要先将B区动迁户旧房拆除,外运渣石,将场地清理出来。这不仅仅要在合同外增加拆除、排渣作业费用,更主要的是要驱离暂住的动迁户。动迁户未落实新住房(住所)之前,肯定无处可去(无家可归)。这个难度可想而知。这期间,就发生了C区强迁过程中,将被拆迁的瓦房村村民殴打致伤事件,涉案的社会闲散人员有多人被判刑(瓦房店市人民法院刑事卷宗可查)。本网曾专门报道了2016年2月1日大连电视台法治新天地栏目关于该起事件的记者探案节目,笔者陪同记者采访,并代表受害的瓦房村村民在节目上发表了意见。因此,迟某某向铭毅公司提出了合同外增加费用160余万元问题。铭毅公司允诺先增付100万元,其余费用向政府打报告,申请增加动迁补偿费用后,再追加。但因政府最终能追加多少动迁补偿费不确定,故100万元以外只能口头承诺,不能签订补充协议。

  刚刚参加完国有大型建设企业土石方施工的迟某某,习惯了国企诚实信用的思维方式,根本没考虑到大型私企铭毅公司会存在诚信问题。因此,迟某某完全信任了铭毅公司的允诺,在追加的合同外100万元工程款开出发票给铭毅公司入账后,迟某某便开始组织施工作业。晚上在B区扒房,外运渣石(白天不可作业);白天在A区挖掘,向B区排土。其间,经历了许多不堪回首的事件。为了和谐动迁,迟某某就差给动迁户当“三孙子”了。这期间还碰断一次拆迁区工厂的高压线,迟某某自己赔偿给工厂8万余元。由于迟某某采取人性化处理办法,这期间未发生一起暴力拆迁事件,全部完成了铭毅公司要求的事项。铭毅公司实际老板颜毅曾暗中观察迟某某拆迁过程,私下赞扬过迟某某。

  两个多月作业完成后,铭毅公司才将100万元合同外工程款实际支付给岗建公司。这就是为什么争议的这笔合同外工程款2012年9月30日开出发票,2012年12月13日款才实际到账的真实原因。这期间,岗建公司会计多次催促迟某某通知铭毅公司付款。迟某某虽然也多次向铭毅公司催款,但迟某某心知肚明,B区动迁户不拆迁完毕,铭毅公司不会付款。

  但铭毅公司付款后,又立即以“资金周转不灵、暂借”的名义,将这笔款“借”了回去,并称政府追加动迁补偿款已经以红头文件立项,追加的款项马上就批下来了,铭毅公司到时会连同原来承诺的另外60余万元一起付给迟某某。迟某某除表示不满外,并没有多想,将扣税、扣费剩下的92.04万元全部给铭毅公司汇回去了。迟某某之所以将零头400元也汇给了铭毅公司,就是为了政府追加款下来后,向铭毅公司索要全部160余万元合同外工程款。即迟某某的思维是,将扣税、扣费后的余额全汇回去,等于铭毅公司未付这100万元,而不是92.04万元。这一点,铭毅公司借款时也是承诺过的。如果迟某某此举能称为“小聪明”的话,后来发生的事情可以说迟某某是聪明反被聪明误。

  现在看来,铭毅公司这样一个实力雄厚、赫赫有名的大型私企,向一个小小的工长借92.04万元,确实令人难以置信。唯一的解释就是:铭毅公司想将这笔钱要回去,不想给迟某某了。不可耻吗?

铭毅公司瓦房村项目A区位置

铭毅公司瓦房村项目B区位置

铭毅公司瓦房村项目A区位置

铭毅公司瓦房村项目B区位置

铭毅公司瓦房村项目暴力拆迁位置

当年在这里许多瓦房村村民被殴打

铭毅公司瓦房村项目暴力拆迁位置

当年在这里许多瓦房村村民被殴打

  讨债被勒索40万元

  2012年12月17日迟某某借给铭毅公司92.04万元后,直到2013年1月底,铭毅公司也没有政府追加动迁补偿款批下来的任何消息。当时,铭毅公司除了合同外尚欠迟某某160余万元拆迁工程款外,合同内的工程款还欠120.7639万元。急等回家过年的农民工催促迟某某开饷回家,迟某某被逼无奈,只好上门讨债。2013年2月7日腊月二十七,铭毅公司怕农民工闹事,付给岗建公司第六笔工程款30万元,使迟某某暂时渡过了难关。

  2013年春节过后,迟某某继续找铭毅公司讨债,特别提出合同外160余万元工程款问题。迟某某当时问铭毅公司:不是政府已经红头文件立项,马上追加的动迁补偿款就批下来了吗?现在春节都过了,款在哪里?铭毅公司当即否认,“没有这回事”。

  迟某某感觉情况不妙:铭毅公司这是要赖账的意思。但一个小小的工长,得罪不起铭毅公司这样的大型企业。迟某某只好转而走“曲线救国”路线,欲通过铭毅公司实际老板颜毅的三哥(颜毅行四)颜亮做工作,要回铭毅公司欠款。颜亮当时就向迟某某索要40万元好处费。迟某某称,春节给农民工开资后,手里没有那么多钱,只能拿出20万元。颜亮称,先给20万元,他马上找铭毅公司替迟某某要40万元,迟某某拿到钱再给他20万元。迟某某被迫同意了。

  2013年5月14日,通过颜亮,铭毅公司付给岗建公司第七笔工程款46.9603万元。颜亮带着夫人一起跟迟某某到岗建公司拿好处费。岗建公司会计当时查银行账户,未显示这笔钱到账,只好答应次日来拿钱。颜亮唯恐有诈,当时逼迟某某给其打20万元欠条,并威胁迟某某,如果拿不到这20万元,铭毅公司剩余欠款迟某某休想拿到。迟某某只好给颜亮打了20万元欠条。次日,迟某某在岗建公司将20万元现金交给颜亮,颜亮给迟某某打了40万元收据。这个过程,迟某某做了录音。

  但颜亮拿走迟某某40万元好处费后,铭毅公司只在当年5月21日又付给岗建公司第八笔工程款25.8036万元。之后,颜亮再没给迟某某要回一分钱。2016年9月29日,迟某某将颜亮敲诈勒索一事报案到瓦房店市公安局。可笑的是,瓦房店市公安局查了一个多月后,不了了之。可见,铭毅公司的势力有多大。

  迟某某为铭毅公司进行土石方施工,双方《框架协议》本来约定是长期合作。但2013年春节过后,铭毅公司另与他人签订土石方施工协议,事实上撕毁了与迟某某的《框架协议》。其原因就是铭毅公司未按承诺返还暂借迟某某的92.04万元,导致双方无法继续合作;深层原因是铭毅公司谎称的申请政府追加动迁补偿款一事渺无音信,谎言不攻自破,迟某某不间断找铭毅公司索要欠款,使双方撕破了脸皮。双方为讨债,数次发生肢体冲突,已经到了水火不容的程度。

  讨债讨到市政府

  在迟某某一再讨要下,铭毅公司于2013年9月30日、10月25日,分别付给岗建公司8万元、10万元两笔欠款。剩余160余万元合同外工程欠款则拒绝支付。铭毅公司拒付理由就一句话:我们有合同吗?

  2014年国庆节前,迟某某在走投无路情况下,到瓦房店市人民政府上访,讨要铭毅公司所欠160余万元拆迁工程款。到市政府上访讨要铭毅公司欠款的理由是:铭毅公司的开发项目是政府项目。由于担心迟某某进京上访(瓦房店市一直以来都是全国进京上访人数最多的县级市),瓦房店市人民政府特别安排一名副市长亲自接访、处理迟某某上访事项。在这名副市长过问下,铭毅公司实际老板颜毅发话,铭毅公司于2014年10月20日付给岗建公司第十一笔工程款10.1976万元。谈到此,迟某某还是很感谢颜毅先生的。迟某某说,虽然只给了10余万元,但起码颜毅先生承认了有合同外工程款这件事,他当年煞费苦心完成动迁户拆迁任务,也算得到一点心理安慰。

  对于铭毅公司剩余150万元工程欠款,迟某某一筹莫展。直到2016年国庆节前,马上要过诉讼时效了,迟某某才找到笔者。于是,便有了本案。

  全案索引:
返回目录


基本案情 一审情况 二审情况 发回重审后情况 重审一审情况 纠纷根源探析 本案要点梳理

本网 2018-07-22

  相关链接:铭毅公司不当得利案文章索引

最新评论
发表评论
标题
内容
表情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本站资讯 会员社区 全站搜索 友情链接
  古老的东方,灿烂的文明,令人骄傲,令人向往。我们出生并生活在这样一个国度里,是非常幸运和值得自豪的。

  当然,我们也经常会感到很不如意。古老,往往也意味着落后、愚昧和无知,缺少起码的社会公平。

  好在这个古老东方的文明国度,正在走向民主与法治。

  法治的社会,唯公平至上。

  法律会约束我们,但它更要约束、制裁那些丑恶行为,给我们安全、和睦、公正和自由。

  当然,民主与法治需要一个过程。这个过程可能是漫长的,甚至可能是痛苦的。但她值得我们为之付出。因为她是我们民族长久生存之根本!

  东方法律在线网站此际应运而出,正是顺应历史潮流,将为民主与法治竭力鼓与呼。

  关注我们,更欢迎您能加入我们,共同建设民主、法治的中国!

  太阳每天升起,照亮所有的人。

                                        站长:葛运英
                                         2005.11.28

微信公众号

知法堂微信公众号二维码

关联网站

人民日报(1946-2003)强国论坛新华网论坛天涯社区华声论坛红歌会网CBF聚焦网

信息播报

大连电视台关于复州湾夏屯海域动迁补偿的报道

推荐网站

澎湃新闻网 大公网 观察者网 中评网 中国法律咨询中心 北美在线 共识网 加拿大华人网 美国中文网 FT中文网 联合早报网

东方法律在线 www.cnlawnn.com - Copyright © 2005-2020
China Law News Network - A just cause !

中华人民共和国工业和信息化部ICP备案系统

吉ICP备18002925号

全国公安机关互联网站安全服务平台

吉公网安备22021102000177号

与本站匹配的浏览器:I.E.浏览器

东方法律在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