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妍虚假诉讼案 铭毅公司不当得利案 郑长红案件 郑欣寻衅滋事、伤害案 长兴岛动迁案 正义司法鉴定案 复州湾动迁案 何春凡动迁案
德令村选举案
分类导航
高妍虚假诉讼案  (6)
铭毅公司不当得利案  (9)
郑长红案件  (8)
郑欣寻衅滋事、伤害案  (2)
长兴岛动迁案  (26)
正义司法鉴定案  (2)
复州湾动迁案  (2)
何春凡动迁案  (17)
德令村选举案  (2)
最新文章
复州湾夏屯海域动迁补偿纠纷电视节目访谈实录
  2018-06-09 12:43:14 作者:东方英子 来源:本网 文字大小:[][][]

复州湾夏屯海域动迁补偿纠纷电视节目访谈实录


  案情概要:2004年,迟君维分别以每亩160元左右的价格承租复州湾村民李元禄、乔跃林承租的盐场20年,预收王明石、邹业卿等养殖户租金后,改造成海参圈,以每亩2万元左右的价格转租给王明石、邹业卿等养殖户,租期也是20年。王明石、邹业卿等养殖户养殖至2010年被动迁。政府动迁文件明确规定征用的是海域使用权,补偿对象为持有海域使用权属证明或者其他有效证明,从事海水养殖的单位和个人。动迁补偿款分为两部分,一部分为养植物补偿,一部分为实物资产补偿。养殖物补偿因无争议,由养殖户领取;实物资产补偿暂存,由持证人和养殖户协商一致或经有关部门确认后发放。但迟君维横空出世,起诉海域使用权证书持证人,请求分得实物资产补偿款的一部分。王明石、邹业卿等养殖户听说后,到法院要求参加诉讼,被法院拒绝。后法院判决迟君维与持证人各分得实物资产补偿款各一半和四六开。养殖户们多方上访,征海人暂扣补偿款未发放。2015年4月份,养殖户们向大连市中级法院提起第三人撤销之诉。大连电视台法治新天地栏目对此案作了深入报道。法学家王利民先生作了精彩点评……

大连电视台关于复州湾夏屯海域动迁补偿的报道  主持人:土地动迁补偿案件,在以往的节目当中也曾经报道过。不过作为咱们大连这样一个沿海城市,还有一种特殊的动迁方式,就是海域动迁,通常涉及到的就是一些海参圈、虾圈等等。那么海域动迁的补偿对象应该是谁呢?这不,复州湾街道夏屯村要海域动迁了,那到底谁应该分到动迁补偿款?这几方当事人从2010年发生纠纷到现在,都没了结。

  现海域使用人邹业卿:“政府动迁了政策是什么?就是有合同按合同约定,没有合同就是村集体得20%,经营者得80%。赔偿是针对海域使用权人。”

  主持人:说话的这位是邹业卿,在复州湾夏屯村海域海边搞海参养殖。他说,当时对政府征用海域这事他也没啥意见,不过就在得到了海参苗的补偿后,还有部分动迁款要补偿的当口,却有人从中插了一杠子,要把剩下的这笔钱给分了。这下他和其他的海参养殖户没法淡定了。

  邹业卿说:“这(圈里)苗是我自己放的,政府给我们2万块钱(一亩)的补偿物补偿,是我们放的苗。等圈坝补偿款的时候,持证人和我们现经营者,政府有一个指导意见,按村集体那样,持证人得20%,我们现经营者得80%。叫我们两家协商,在我们还没协商不知道的情况下,迟君维他起诉了(海域)持证人。完了法院就判了他俩一家一半分了。”

  主持人:邹业卿说,和他有着同样遭遇的还有好几家养殖户。当时,租用海参圈时都签订了合同,其中明确约定了,如果动迁了,补偿应该归他们。可是现在法院怎么就把这笔钱判给了别人呢?

  邹业卿:“我们的合同当时买的20年的海域使用权,至于李元禄和乔跃林,他有海域使用证的只不过是名义使用证,因为他这20年已经卖给俺了。”

  王明石:“我们现经营者花了都倾家荡产买了这圈,到现在一分钱赔偿得不到,我们认为这事不合理。”

  主持人:养殖户们说这海参圈坝的补偿钱法院判给了开发商和海域的持证人,而作为实际使用者的他们却毛都没有得着。自己花钱买了海参圈,现在动迁却得不到补偿,上火啊!

  现海域使用人徐万群的家属:“我们买的时候是买圈,不能是我买水吧,买大海水?土地不可能是个人的,我买的是(海参)圈。动迁的时候,(海参)圈的钱也应该有我多少多少。”

  海域使用人隋美华的家属:“人民法院打官司,里头起码得有俺的,俺连个边都不让靠边,都不让去上(法院),都关在门外,说你们没有权利。”

  主持人:那这打官司到底怎么一回事呢?养殖户们所说的迟君维又跟动迁有什么关系呢?记者找到了迟君维的代理人。

  开发商迟君维的代理人葛运泽:“迟君维本身是一个开发商,他资金比较雄厚。经过村委会引荐,招商就给迟君维给招过去。在开发过程当中,涉及到海域的你得办海域使用权证,当时李元禄以前有这么个(海域使用证)东西,迟君维本身是大连人。好吧,这样吧,咱办理办理。我就把这个证件办在你的名下,办在李元禄的名下了。然后他再重新开发。”

  主持人:据迟君维的代理人说,当年开发的不只复州湾夏屯村这一片,在复州湾一带,总共改造了海参圈有2000多亩。改造后大部分都转租了出去。而作为现经营者,就这么转租过来的。

  现海域使用人王明石:“原圈主(李元禄)包两年,包不两天就得100多万。迟君维开发呢,一个来月就挣好几百万这块地。”

  现海域使用人邹业卿:“我们当初买这个圈的时候全是空圈,甚至他(迟君维)干半成品,我们自己是在自己经营这四五年期间 又修闸门、又往里面造石礁、又培坝又修坝,改造我们也改造四五年,全家老少一辈子攒这么俩钱,买这个海参圈。”

  现海域使用人隋美华家属:“我这45亩地,包的圈花了110来万。”

  现海域使用人郑全福:“当时为什么没有过户,就是说国家没有这个政策,过户权利就不给你过户,允许你转让,就这么样我们当时买了20年合同,在这经营。”

  主持人:2004年福州湾夏屯村这一片海水盐厂,海域使用权证在夏屯村村民李元禄和外来人乔跃林的名下。当年的8月份前后,迟君维和李元禄及乔跃林签订了20年的租赁合同,改造成海参圈后,同年的12月份,迟君维又将海参圈转租给了下家,也就是邹业卿等人,约定合同期限也是20年。

  邹业卿:“它这合同约定是怎么约定的,就是卖给我们20年。卖这20年其中有一条,此合用与国家政策相违背的时候以国家政策为准,造成的一切损失由乙方所得,海域使用金全是我们现经营者交的,每年纳税。”

  现海域使用人徐万群的家属:“当时动迁由原圈主(持海域使用证人)和现经营养殖户同时来拍照和签字,才能验收你这个圈是谁的。现在在政府有底案有底根,就是说有我们现有养殖户的名和照片,就是每一套手续我们都有。”

  主持人:邹业卿等人认为,按照普湾新区2010年7月下发的海域征用补偿办法第5条规定,本办法所称海域使用权人,是指依法取得海域使用权证书或其他有效权属证明,从事海水养殖和捕捞生产的单位和个人。而这个去打官司的迟君维,既不是海域证持有人,又不是实际海域使用人,为啥他还要从中插一杠子呢?记者也联系到了在外地的迟君维本人。

  海参圈坝开发商迟君维:“当时政府政策你们也没有说这个圈坝钱给谁,给养殖户、给修圈的、给修坝的,没说。政府说你们当时养殖物钱2万块钱养殖户拿走,谁都没有意见,他就拿走了。剩些钱(圈坝补偿款)政府说你们三户,李元禄原先是修盐场的,我修海参圈,还有养海参的对不对,这三户你们核计,核计时候写协议,比方一家一万同意了,政府给钱。但是这三户都想要。

  主持人:迟君维所说的政策是指原瓦房店复州湾镇下发的关于海参补偿相关事宜的说明。文件中规定,此次动迁补偿是针对海参圈水体养植物和海参圈坝的补偿。迟君维说,水体养殖物补偿,养殖户已经获得了。海参圈坝也就是滩涂附着物的补偿,理应由开发者和海域使用权证人分得。(李元禄)他当时的盐场我租,我租我改造,我投资,按正理说你投资,你就应该要补偿呗。由于跟海域使用权证人李元禄就海参圈坝补偿款的分配达不成协议,2011年年底,他作为原告将李元禄起诉到普兰店市法院,请求法院对海参圈坝补偿款的分配做出裁决。那么这起案件法院又会给出怎样的判决呢?实际在这海参圈里劳作了好几年的养殖户们,又能否获得他们希望的补偿呢?

  主持人:刚才我们讲到了一起海参圈的动迁纠纷,开发商将海域持证人告上法庭。可偏偏现在的实际海域使用人也就是包海参圈的养殖户们,被晾在了一边。那么对于这起案件法院会如何判定呢?经过两级法院审理认为,案涉海参圈是由原告迟君维承包李元禄的盐场改造而成,原告依法享有获得盐场改造成海参圈部分补偿款的权利。依据法律认定,原被告双方对案涉海参圈坝部分为等额享有,也就是一家一半。今年的1月份,法院终审判决海参圈圈坝动迁补偿款中的8203200元归原告迟君维和李元禄各享有一半。而对于这一判决结果,王明石等10几位养殖户感到很不公平。单独看他两家,就是说看判李元禄和迟君维这两家,他们这么分也不能说错。但是什么东西,就是说你要看,不能隐瞒实际情况,你应该到政府去调查,看看谁是使用权人。

  现经营者的代理人葛运英:“作为实际经营人,应该是动迁的补偿的受益人。这是根据普湾新区的文件规定,征用的是海域使用权,那么海域使用权人、实际海域使用权人,应该是受益人。那么现有的两份判决,恰恰把实际用海人给遗漏掉了。”

  主持人:作为王明石等海域的实际海域使用人的代理人还认为,迟君维做为中间开发商已经或得了利益,就不应该再参与动迁补偿分配了。有的得了百八十万,有的他还得几十万。

  邹业卿:“他当初买盐场的时候是160块钱一亩地买的,他改造完以后,卖给我们都是一万两万,他已经都收益了,他现在还来要这个圈坝钱。”

  王明石:“中间炒(海参)圈者,就是说他的利益已经得了。如果它(法院)现在判给他,他就属于重复受益。”

  主持人:而对于海域实际使用人的这个说法,迟君维一方并不认同。

  迟君维:在动迁的时候干了六年,干六年后动迁后又四年,这四年他始终在干,而且每亩国家给了2万块钱给他。

  葛运泽:动迁文件已经规定了,你的养殖损失是按照你合同期限一次性补偿你15年。补偿你完毕了。

  主持人:记者在采访中了解到,动迁时李元禄的海域使用权期限还剩3个月,另一个持有海域使用证的乔跃林还有6年的期限。

  葛运英:如果按照海洋法的规定,李元禄就没有再对这片海域再有使用权了。至于迟君维,按照普湾新区的规定,他不是实际用海人,那么按照他们之间合同的约定,补偿款归下位的承包人。因此,他在本案就没有任何权利。

  主持人:正是为了维护海域使用人的权益,2010年7月普湾新区出台了海域征用补偿办法。而在这一办法的实施过程中,各级政府也出台了指导性意见。这看似有章可寻的动迁政策,在动迁中还真是遇到了这样和那样的问题。那么究竟谁应该是补偿对象呢?产生此类问题的症结又在哪呢?记者专门采访了从事民法研究的大连海事大学法学院的王利民教授。

  王利民:海域使用权的补偿,这里我个人认为你这里补偿一定要分清楚补偿的对象到底是什么。我认为应该有三大块:第一大块是期限利益。你政府颁发了海域使用权,没有到期的,那么这个剩余的期限,剩余期限利益的补偿这是一块。第二这个在盐场他增加的附属设施的补偿。另外就是养植物的补偿。我认为应该是这三部分补偿。而记者在普湾新区下发的海域征用补偿办法一号文件第9条规定中看到,海域征用补偿对象为海域使用权人,而在复州湾镇下发的指导意见上,此次为水体补偿和圈坝补偿,并没有王教授认为应该有的剩余期限补偿。王教授认为,本案之所以出现纠纷,主要原因就是对动迁补偿的界定模糊。据王明石等养殖户称,当时动迁时,他们是看到了政府文件的有关规定,动迁针对的是海域使用权证人和现海域使用人,才签的字。可真正到了补偿,却因为迟君维和李元禄的一场官司变了味。这样让他们怎么也无法接受。

  王明石:当时动迁是我们现经营者,又帮着扯绳量,全是我们现经营者参与这事。公示大榜全是列着我们现经营者名。大榜上列着我们现经营者谁谁谁赔偿多少。在那种情况下,我们才签的字。

  邹业卿:因为我们买的20年,是我们买的,买的就是圈坝。

  郑全福:要是说你那个坝体和水体俩要是分开的,咱租这个(海参)圈就没有意义了。当时咱也不能同意签字。

  主持人:动迁这个事据这几位海域使用人称,在迟君维起诉李元禄和乔跃林期间,他们曾要求参加诉讼,并没有得到法院的允许。因此,判决中并未涉及到他们。这明显就侵犯了他们的利益。

  邹业卿:(法院说)与你们没有关系,干你们什么事?你们认为有没有关系?有,怎么没有关系?针对动迁不是针对我们现经营者吗?怎么与我们没有关系?

  葛运泽:他们没有(权利分圈坝补偿款),他们是租赁使用的,他们在合同期得到的每亩2万块钱,就是你在这合同期履行这个期间应该得到的补偿款。他们对这个(圈坝)标的物他们不具有享有任何的权利。

  王利民:海域的实际使用人,他应当作为当事人或者是原告或者被告或者是第三人参加诉讼。

  主持人:王利民教授认为,涉及海域动迁的案件的审理,法律适用,不应仅依据物权法,还应结合海域使用管理法。比如,该法就明确规定,海域使用期限最高不超过15年。而在这起纠纷中,原海域使用权证人跟几个承租人之间签定的合同都是20年,超过了这个期限。显然侵犯了承租人的权利。

  王利民:“他们双方签订合同,一个转让合同,或者他叫转租合同也好,他们约定的海域使用权年限超过了法定的期限。那么实际上来讲呢,你这个转包人就没有满足承租人的这个约定承包期限的海域使用权。那么,这种情况下实际上就等于你多收了人家费用了。我个人认为,对于这部分的费用的话,那么这样的一个承包人或者是承租人,他有权请求转包人或者是说发包人来返还还的。”

  主持人:由于法院已经对迟君维起诉李元禄对剩余补偿款的分配做出了终审判决,邹业卿等十几位实际海域使用人向复州湾街道发出律师函,请求有关部门对圈坝的补偿款暂时搁置。或许因为这一纠纷未了,复州湾街道夏家屯村海域动迁至今已经有4年多的时间了,现被征用的海参养殖圈并没有被拆除,十几家养殖户仍在坚守着。

  邹业卿:“我门现在走走不了,扔扔不了。我们以这个为生,全家老少一辈子攒这么俩钱买这个海参圈。”

  王明石:“我当时买是80多亩,三个圈花了200多万。就是倾家荡产到处贷款。我现在欠的饥荒,就回不去了。我当时买圈全是抬款抬的,现在一回家,要债人就堵在门口。所以说,钱要是叫不该得的人给拿去,我门都活不了了。”

  隋美华的家属:“简直毁了,赶老王说走,往哪走,死也要死在这。你叫俺走,这15年你给俺包多少钱,你给俺撵出去?”

  主持人:党的18届四中全会明确指明,全社会倡导依法制国,创造一个公平公正的法制社会。在社会迅猛发展的今天,出现这样或者那样的法律矛盾,其实也不足为奇,但是如何平衡各方利益达到真正的公平公正,是行政部门也是司法部门应该好好探究的根本问题。

  (完)

 大连电视台关于复州湾夏屯海域动迁补偿的报道

最新评论
发表评论
标题
内容
表情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本站资讯 会员社区 全站搜索 友情链接
  古老的东方,灿烂的文明,令人骄傲,令人向往。我们出生并生活在这样一个国度里,是非常幸运和值得自豪的。

  当然,我们也经常会感到很不如意。古老,往往也意味着落后、愚昧和无知,缺少起码的社会公平。

  好在这个古老东方的文明国度,正在走向民主与法治。

  法治的社会,唯公平至上。

  法律会约束我们,但它更要约束、制裁那些丑恶行为,给我们安全、和睦、公正和自由。

  当然,民主与法治需要一个过程。这个过程可能是漫长的,甚至可能是痛苦的。但她值得我们为之付出。因为她是我们民族长久生存之根本!

  东方法律在线网站此际应运而出,正是顺应历史潮流,将为民主与法治竭力鼓与呼。

  关注我们,更欢迎您能加入我们,共同建设民主、法治的中国!

  太阳每天升起,照亮所有的人。

                                        站长:葛运英
                                         2005.11.28

微信公众号

知法堂微信公众号二维码

关联网站

人民日报(1946-2003)强国论坛新华网论坛天涯社区华声论坛红歌会网CBF聚焦网

信息播报

大连电视台关于复州湾夏屯海域动迁补偿的报道

推荐网站

澎湃新闻网 大公网 观察者网 中评网 中国法律咨询中心 北美在线 共识网 加拿大华人网 美国中文网 FT中文网 联合早报网

东方法律在线 www.cnlawnn.com - Copyright © 2005-2020
China Law News Network - A just cause !

中华人民共和国工业和信息化部ICP备案系统

吉ICP备18002925号

全国公安机关互联网站安全服务平台

吉公网安备22021102000177号

与本站匹配的浏览器:I.E.浏览器

东方法律在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