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妍虚假诉讼案 铭毅公司不当得利案 郑长红案件 郑欣寻衅滋事、伤害案 长兴岛动迁案 正义司法鉴定案 复州湾动迁案 何春凡动迁案
德令村选举案
分类导航
高妍虚假诉讼案  (6)
铭毅公司不当得利案  (9)
郑长红案件  (8)
郑欣寻衅滋事、伤害案  (2)
长兴岛动迁案  (26)
正义司法鉴定案  (2)
复州湾动迁案  (2)
何春凡动迁案  (17)
德令村选举案  (2)
最新文章
邹业卿等11户养殖户动迁补偿纠纷案的意见
  2018-06-09 12:43:01 作者:东方英子 来源:本网 文字大小:[][][]

 邹业卿等11户养殖户动迁补偿纠纷案的意见

原题: 来源:本网 作者:葛运英

  核心提示:2015年10月12日、11月12日,隋美华、王明石等9户养殖户和邹业卿等2户养殖户的第三人撤销之诉一审判决书送达。11户养殖户败诉。目前,隋美华、王明石等9户养殖户的上诉状已经递交;前日,大连市中级法院已通知交纳上诉费。但塞翁失马,焉知非福?相信,法律是公正的。

  1、案涉海域使用基本事实

  乔跃林与迟君维于2004年10月30日签订《租赁虾圈合同书》,约定迟君维承租乔跃林位于瓦房店市复州湾镇(现划归大连普湾新区)夏屯村西山外李元禄盐场西南角处总面积约50亩的虾圈;租期20年,自2004年10月31日起至2024年10月30日止;租金每年每亩160元,20年租金总额16万元整;租金付清后,20年虾圈使用权归迟君维;迟君维有权将虾圈对外转包、转让;合同到期后,迟君维无条件将养殖圈交给乔跃林,但乔跃林必须保证迟君维使用20年;并约定,本合同与国家政策相违背时,以国家政策为准,承包期内造成损失的赔偿由迟君维所得,承包期外由乔跃林所得。

  乔跃林持有案涉海域使用权证书,证书编号为国海证052102724号,批准日期为2006年3月10日,批准使用终止日期为2016年3月10日。

  合同签订后,迟君维付清了20年租金,乔跃林将案涉虾圈交付迟君维使用。

  迟君维承租案涉虾圈后,收取于家良、刘德玮的预付租金,修建了进、排水水门,将约50亩虾圈改造成两个海参养殖圈(未造礁),分别为1号圈23亩、2号圈26亩。并将1号圈租赁给刘德玮,刘德玮又转让给邹业卿;将2号圈租赁给于家良。所签订的两份合同的权利义务与迟君维与乔跃林签订的《租赁虾圈合同书》基本相同。

  邹业卿经营1号海参圈(包括造礁),于家良经营2号海参圈(包括造礁),每年承担10%左右土石方维护,交纳海域使用金,至2010年10月被动迁。

  2、案涉海域动迁补偿事实及相关文件规定

  2010年,大连普湾新区征用案涉海域使用权。

  2010年7月13日,大连普湾新区下发《大连普湾新区海域征用补偿办法》(大普管发[2010]1号文件),文件第五条规定:“本办法所称海域使用权人,是指依法取得海域使用权证书或其他有效权属证明,从事海水养殖和捕捞生产的单位和个人。”文件第十四条规定:“对不持有海域使用权证但持有其他权属证明进行港圈养殖、开放式养殖(底播)、浮筏养殖的海域使用权人,实行差别补偿,原则上不高于标准的80%。”文件第十八条规定:“港圈养殖补偿包括实物资产补偿和养殖物补偿两部分。”并规定,实物资产补偿参照有资质评估机构的评估报告进行补偿,海参养殖物补偿每亩不高于2万元。

  2010年10月30日,瓦房店市复州湾镇人民政府(现已划归大连普湾新区并改置为复州湾街道办事处)下发《关于复州湾镇海参圈补偿相关事宜的说明》,《说明》的第四条规定:海参圈补偿款的分配,“针对所有的海参圈,如发包方与经营者的合同有约定的,从其约定。”

  2010年11月10日,大连普湾新区委托大连天裕兴和资产评估有限公司对邹业卿、于家良海参圈进行海域征用补偿项目评估,公示评估结果如下:

  邹业卿海参圈24.56亩,每亩补偿3万元,合计73.68万元;养殖物补偿合计36.78万元;其他附属房屋、构筑物等补偿合计4.2256万元。

  于家良海参圈27.68亩,每亩补偿3万元,合计83.04万元;养殖物补偿合计46.5904万元。

  2011年3月14日,邹业卿与原复州湾镇人民政府签订了《海域征用补偿协议书》,约定因乔跃林对参圈圈坝等实物资产补偿分配有异议,邹业卿先领取养殖物补偿款41.0056万元,圈坝等实物资产的补偿款73.68万元暂由复州湾镇人民政府在专用账户上予以封存,待海域使用权人及其他相关权利人达成一致分配意见或经相关部门认定后再行发放。

  2011年3月15日,于家良与原复州湾镇人民政府签订了《海域征用补偿协议书》,约定因乔跃林对参圈圈坝等实物资产补偿分配有异议,于家良先领取养殖物补偿款46.5904万元,圈坝等实物资产的补偿款83.04万元暂由复州湾镇人民政府在专用账户上予以封存,待海域使用权人及其他相关权利人达成一致分配意见或经相关部门认定后再行发放。

  3、本案原审诉讼情况

  2011年,迟君维以案涉海域使用权人身份,以乔跃林为被告,诉至普兰店市人民法院,请求判令案涉海参圈圈坝补偿款(海参圈实物资产补偿款)中的104.48万元归其所有,并请求判令乔跃林返还其租金11.2万元。普兰店市人民法院适用简易程序审理,于2011年10月20日作出(2011)普民初字第3167号民事判决,判决案涉海参圈实物资产补偿款157.08万元中的88.808万元归迟君维所有。乔跃林对该判决不服,提出上诉。大连市中级人民法院于2012年3月7日作出(2012)大民一终字第252号民事判决,驳回乔跃林上诉,维持原判。

  在该案一审诉讼中,于家良、邹业卿请求参加诉讼,遭普兰店市人民法院拒绝。该法院作了11户养殖户上访代表邹业卿的笔录。

  4、原审一、二审判决错误的理由

  ①该案的诉讼双方是案涉海参圈的原始海域使用权人乔跃林(海域使用权证书持有人)和中间承租人、虾圈改造人迟君维。而中间承租人迟君维已将其承租的海参圈使用权转租给下位承租人(受让人)及至现经营者,即邹业卿和于家良。根据普湾新区大普管发[2010]1号文件第五条关于“本办法所称海域使用权人,是指依法取得海域使用权证书或其他有效权属证明,从事海水养殖和捕捞生产的单位和个人”的规定,迟君维、乔跃林因未在案涉海域从事海水养殖和捕捞生产,已经不是所涉海域实际使用权人,无权受偿。因此,该案遗漏诉讼当事人,即案涉海域实际使用权人邹业卿和于家良。

  ②根据原复州湾镇人民政府《关于复州湾镇海参圈补偿相关事宜的说明》第四条关于海参圈补偿款的分配,“针对所有的海参圈,如发包方与经营者的合同有约定的,从其约定”的规定,案涉海域现经营者与上位转租人、上位转租人与起始出租人之间的租赁合同均约定,租赁期内的损失补偿款归下位承租人及至现经营者邹业卿、于家良所有。复州湾镇人民政府的该项规定符合合同法的意思自治原则。合同双方的此项约定系双方当事人的真实意思表示,且不违反法律、法规、政策规定。因此,原审判决圈坝补偿款每亩3万元中的1.7万元归迟君维所有,1.3万元归乔跃林所有,违反当事人各方的合同约定。于家良、邹业卿即使按普湾新区文件第十四条的规定,最低也应得圈坝补偿款的80%。

  ③于家良、邹业卿在该案审理中均申请参加诉讼,却未获法院批准,属于人民法院遗漏本案当事人,审判程序违法。

  5、于家良、邹业卿获知两份判决情况

  于家良、邹业卿至今未得到案涉的两份判决书,提起第三人撤销之诉时提交的判决书系2014年10月由复州湾镇人民政府信访人员向大连电视台记者出示的复印件复印出来的。2014年国庆节之前,于家良、邹业卿得知乔跃林、迟君维欲单方领取案涉动迁补偿款,于家良、邹业卿即与迟君维出租的另一处养殖圈的其他养殖户共11户养殖户一起到复州湾街道办事处,询问得知,乔跃林与迟君维之间的诉讼已经结束,法院判双方各得动迁补偿款的一部分。于家良、邹业卿等11户养殖户当即向街道办事处提出书面异议,主张根据普湾新区和复州湾街道办事处的文件规定,于家良、邹业卿等11户养殖户应为案涉动迁补偿款的受益人,复州湾街道办事处如向乔跃林、迟君维发放该款项,将承担相应的法律后果。复州湾街道办事处立即召开党委会,决定案涉补偿款封存,待各方权利人诉讼或调解解决争议后,再行发放。之后,于家良、邹业卿等11户养殖户一起将上述情况反映给大连电视台。大连电视台派出记者于2014年10月中旬进行了采访,11月10日至12日,大连电视台连续三天播出法治新天地栏目采访制作的本案节目。通过节目中大连海事大学法学专家王立民教授的点评,于家良、邹业卿等11户养殖户确知自己的合法权益受到了不法侵害。遂向人民法院申请司法救济。

  6、申诉与第三人撤销之诉的提起

  2015年春节前,于家良、邹业卿等11户养殖户委托瓦房店市社会法律服务中心向大连市中级人民法院申请对原审判决再审,依据的是《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条第(八)项“无诉讼行为能力人未经法定代理人代为诉讼或者应当参加诉讼的当事人,因不能归责于本人或者其诉讼代理人的事由,未参加诉讼的”和《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若干问题的意见》第211条“依照审判监督程序再审的案件,人民法院发现原一、二审判决遗漏了应当参加的当事人的,可以根据当事人自愿的原则予以调解,调解不成的,裁定撤销一、二审判决,发回原审人民法院重审”之规定。

  2015年3月,大连市中级人民法院立案庭宋法官答复于家良、邹业卿等11户养殖户代理人葛运英,本案不适用再审程序,可以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五十六条第三款的规定提起第三人撤销之诉。

  代理人葛运英根据宋法官的意见,起草了撤销诉状,于2015年4月16日递交到大连中院(立案庭有记载)。5月11日,大连中院通知葛运英,将每个养殖户的诉讼标的明确后,同意立案。5月13日,葛运英递交再次修改的撤销诉状,并按诉讼标的交纳诉讼费。

  2015年7月,大连中院开庭审理本案。10月12日、11月12日分别下达了两份判决(于家良、邹业卿为一份判决,隋美华、王明石等另外9户为一份判决),判决驳回于家良、邹业卿等11户养殖户的诉讼请求。判决理由有四:

  (1)认定于家良、邹业卿等11户养殖户为本案适格第三人;

  (2)认定于家良、邹业卿等11户养殖户提起第三人撤销之诉超过6个月法定诉讼时效;

  (3)认定于家良、邹业卿等11户养殖户没有证据证明未参加原审诉讼存在不能归责于自身的原因;

  (4)认定案涉补偿款属实物资产补偿,应补偿给圈坝的建设人乔跃林、迟君维。

  7、下一步的诉讼意见

  下一步有两个途径,一是上诉,二是以开发区管委会为被告提起拆迁补偿行政诉讼。

  上诉理由为:

  (1)一审第二项认定没有事实依据。审理中已经确认,至今无人向11户养殖户送达原审判决。法官赵林庭审时称,法院无义务向11户养殖户送达原审判决。既然法院无义务送达原审判决,11户养殖户就无法获知原审判决,而申请再审、提起第三人撤销之诉,前提都必须得到生效判决。因此,法院无义务,11户养殖户更没有责任。公正而言,本案诉讼时效起算时间应当是大连电视台播出本案节目,11户养殖户看到法学专家点评的时间,即2014年11月10日。诉讼时效截止时间应为2015年5月10日。更重要的是,直到今天,11户养殖户仍在海参圈进行养殖,关于拆迁补偿问题,至今未解决,11户养殖户也就不会同意迁出。何来的诉讼时效?

  (2)一审第三项认定没有法律依据。11户养殖户当年集体到普兰店市人民法院要求参加诉讼,法庭作了上访代表邹业卿的笔录。由于11户养殖户未被列为原审当事人,因此,11户养殖户无法取得该证据,该证据依法应由人民法院调取。因此,11户养殖户对不能归责于自身原因的问题,不负有举证责任。

  (3)一审第四项认定事实有误。一审认定拆迁人文件规定,港圈养殖补偿只包括圈坝实物资产补偿和养殖物补偿两项。那么,11户养殖户未到期的经营损失补偿在哪里?如果一审法院的认定正确,则11户养殖户即产生了向拆迁人主张经营损失补偿的权利,拆迁人就要重复补偿,这将引发渎职犯罪问题。

  提起拆迁补偿行政诉讼的理由为:

  根据一审第四项认定,请求普湾新区管委会给予11户养殖户未到期经营损失补偿。法律依据为合同法、拆迁法律规定或者侵权责任法的规定。

  采取这个方略,将把问题抛给大连市中级法院:本案认定如果正确,普湾新区就要面临重复补偿问题,而重复补偿意味着普湾新区存在渎职犯罪问题;普湾新区不会同意大连市中级法院的一审认定,普湾新区只好被迫追究法官枉法裁判的责任。“互咬”。处理结果,要么大连中院判普湾新区重复补偿,要么大连中院自己通过“院长发现”程序,自己撤销一审判决。当然,大连中院判普湾新区重复补偿,大家谁也不追究责任的可能性是存在的。这也达到了11户养殖户自身的目的。而且,11户养殖户还产生了向迟君维要求返还未到期租金的权利。这个权利基于迟君维得到了未到期租赁物补偿,他无权不返还未到期租金(法律依据为不当得利返还)。

  这个策略,大连中院没有第三条路走。

  (2015年11月13日 07:03)

最新评论
发表评论
标题
内容
表情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本站资讯 会员社区 全站搜索 友情链接
  古老的东方,灿烂的文明,令人骄傲,令人向往。我们出生并生活在这样一个国度里,是非常幸运和值得自豪的。

  当然,我们也经常会感到很不如意。古老,往往也意味着落后、愚昧和无知,缺少起码的社会公平。

  好在这个古老东方的文明国度,正在走向民主与法治。

  法治的社会,唯公平至上。

  法律会约束我们,但它更要约束、制裁那些丑恶行为,给我们安全、和睦、公正和自由。

  当然,民主与法治需要一个过程。这个过程可能是漫长的,甚至可能是痛苦的。但她值得我们为之付出。因为她是我们民族长久生存之根本!

  东方法律在线网站此际应运而出,正是顺应历史潮流,将为民主与法治竭力鼓与呼。

  关注我们,更欢迎您能加入我们,共同建设民主、法治的中国!

  太阳每天升起,照亮所有的人。

                                        站长:葛运英
                                         2005.11.28

微信公众号

知法堂微信公众号二维码

关联网站

人民日报(1946-2003)强国论坛新华网论坛天涯社区华声论坛红歌会网CBF聚焦网

信息播报

大连电视台关于复州湾夏屯海域动迁补偿的报道

推荐网站

澎湃新闻网 大公网 观察者网 中评网 中国法律咨询中心 北美在线 共识网 加拿大华人网 美国中文网 FT中文网 联合早报网

东方法律在线 www.cnlawnn.com - Copyright © 2005-2020
China Law News Network - A just cause !

中华人民共和国工业和信息化部ICP备案系统

吉ICP备18002925号

全国公安机关互联网站安全服务平台

吉公网安备22021102000177号

与本站匹配的浏览器:I.E.浏览器

东方法律在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