廉政之声 习近平论反腐 高层动态 地方信息 综合资讯 史上贪官 新中国反腐大事记 中共反腐案例 建国前反腐案
分类导航
廉政之声  (189)
习近平论反腐  (57)
高层动态  (35)
地方信息  (453)
综合资讯  (98)
史上贪官  (22)
新中国反腐大事记  (61)
中共反腐案例  (26)
建国前反腐案  (14)
建国初期反腐案  (72)
1978-1989反腐案  (147)
1989-2002反腐案  (892)
2002-2012反腐案  (2206)
2012后反腐案  (2534)
反腐案例索引  (429)
贪腐渎职事件  (426)
贪腐渎职事件索引  (17)
辽宁贿选案  (96)
黄克功案  (18)
刘青山张子善案  (29)
陈希同案  (34)
成克杰案  (38)
陈良宇案  (54)
薄熙来案  (305)
徐才厚案  (118)
周永康案  (129)
苏 荣案  (40)
令计划案  (77)
郭伯雄案  (64)
周本顺案  (53)
杨栋梁案  (35)
苏树林案  (55)
余 刚案  (3)
常小兵案  (17)
陈雪枫案  (3)
龚清概案  (2)
王保安案  (3)
刘志庚案  (2)
郑玉焯案  (2)
蔡希有案  (1)
王 珉案  (5)
卢子跃案  (3)
王 阳案  (2)
李 嘉案  (1)
苏宏章案  (1)
杨鲁豫案  (2)
张 越案  (2)
戴春宁案  (5)
杨森林案  (5)
霍 克案  (4)
张育军案  (2)
张乐斌案  (1)
李云峰案  (1)
姚中民案  (1)
尹海林案  (2)
陈树隆案  (2)
张文雄案  (1)
吴天君案  (1)
卢恩光案  (3)
虞海燕案  (2)
王银成案  (2)
李文科案  (1)
陈 旭案  (1)
孙怀山案  (1)
项俊波案  (1)
杨崇勇案  (1)
张化为案  (2)
周春雨案  (1)
魏民洲案  (1)
杨家才案  (1)
刘善桥案  (1)
最新文章
共和国心脏的廉政风暴(一)
  2016-10-26 13:01:59 作者:东方明 来源:本网 文字大小:[][][]

陈希同、王宝森经济犯罪案件——共和国心脏的廉政风暴

  腐败,是改革开放的绊脚石,是社会发展的心腹大患。腐败,已引起我们国家的高度重视。本文将向读者展示在改革开放过程中,中共北京市委原书记陈希同因堕落腐败而入狱的真实故事……
  陈希同,1930年6月出生于四川省安岳县。因犯贪污罪、犯玩忽职守罪,被判处有期徒刑十六年。

  ●作者 钟剑(载《大牢里的贪官们》)

  1997年9月的北京。几场雨后,半个多世纪罕有的高温炎夏终于熬过去了。烈日下一度显得空旷的人行道上,过往人群重新熙熙攘攘起来。随处可见刚刚挂起的迎接十五大的红色横幅和正在布置的临时花坛。不久前经历了邓小平逝世、香港回归两件大事的北京人,平静之中似乎又期待着什么。几件大事接踵而来,1997年真是一个“政治年”。也许是政治中心、文化中心的环境使然,北京人政治兴趣的浓厚颇有知名度,而且大体上也名副其实。

  买报轶事

  崇文门地铁车站。列车刚刚停稳,人们就蜂拥而入。车厢里挤满了人,温度大概比地面还要高。混浊迷茫的空气,难免使人昏昏欲睡。倒是一阵突然的叫卖声使人一激灵:“最新消息:陈希同贪污案判决!陈希同!刚刚发布的最新消息!”

  一位姓冯的老先生不觉心里一动,掏两元人民币买了一份报纸。卖报的小贩刚刚跳下,列车就开动了。冯先生赶快翻开叠着的报纸,左右两位邻坐也一反往日北京人在此类场合矜持、漠然的做派,不约而同地侧过头来盯着报纸。冯老先生一版接一版翻过去,先后看到的大标题是:

  “悠悠往事,不尽潮起潮落”(配有美女头像,“美目盼兮”);

  “购车:分期付款火爆京城”;

  ……一直看到第六版的“性病知识与问答”。

  “骗人的。”左邻的一位说。

  “卖报的早走了!”右邻的一位说。

  冯老先生无奈地合上了报纸。那个小贩当然早已一溜烟不知跑到哪儿,继续叫他的“陈希同”去了。

  就在冯先生此次买报的一周之后——1997年9月9日,中央宣布了对陈希同问题的进一步处理:中纪委8月29日作出决定并经中央批准,开除陈希同的党籍。检察机关已对其依法立案侦查。此前,早在1996年9月至1997年3月,北京市法院就陆续受理了北京市人民检察分院提起公诉的北京市原人大常委会副主任、曾任北京市政管理委员会主任、市长助理的黄纪诚等17人与陈希同、王宝森经济犯罪案件有关的案件。北京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和市高级人民法院依法对上述案件进行了审理,至1997年8月6日,已全部审结,所有判决均已发生法律效力。至此,被有的老百姓所称的京城的“一、二、三、四”案,除“其一”——原市委书记陈希同仍在侦查外,已全部审结。

  “老北京”陈希同

  北京人特别关注陈希同等人的案件,是完全可以理解的。

  用一句老话说,陈希同是北京人的“第一父母官”;用一句新话说,陈希同则是北京人的“第一公仆”。不仅如此,陈希同是建国以来北京市担任市级领导时间最长的两人之一。

  从1979年担任北京市副市长,直到1995年7月辞职,将近17年。众所周知的彭真老市长,从他担任北京市市委书记算起,到1966年5月被“打倒”,也只有17年。

  不仅如此,1930年6月出生在四川安岳的陈希同,还算得上是真正的“老北京”。

  六十七载岁月,其中有五十年是在北京度过的。陈希同几乎经历了半个世纪以来北京沧桑巨变的所有重大事件。

  在解放战争的隆隆炮声中,1948年至1949年,十八九岁的陈希同是北京大学中文系的学生,同时也是中共外围组织“中国民主青年同盟”中活跃的一员。不妨想像一下,如果不是“出事”,作为地位特殊的北大校友,他会以怎样的面目出现在北大百年校庆上呢?

  大约是1952年左右,20岁出头的陈希同调进了北京市委大院,任市委办公室干事,成了市领导机关的干部。时值建国初期正在用人之际,高小毕业当时即被看成知识分子,很受欢迎。像陈希同这样能说会写、受过高等教育的青年党员干部,更是千里挑一、万里挑一的难得人才。1953年,23岁的陈希同被任命为北京市委第二书记刘仁的秘书,尽管职务不高,但却已介入市委领导核心工作。当时机关干部下基层挂职,是培养年轻干部的一种普遍方法。陈希同也曾在北京第一机床厂七车间任党支部书记,而且一干就是十年。

  1963年,33岁的陈希同任中共北京市昌平县农工部副部长,不久又升县委副书记。

  “文革”期间,他因为曾任刘仁的秘书,被看成是“旧市委”的人,下放劳动5年,但据说未受什么太大的冲击。1971年,41岁的陈希同,重新担任了领导干部,先是担任昌平县十三陵公社革委会副主任,后升任昌平县委副书记、县革委会副主任,再后任昌平县委书记、县革委会主任等,当上了“第一把手”。

  十一届三中全会召开后,“真理标准大讨论”解放了人们的思想,“文革”时期受到打击压制的原北京市委干部,纷纷重新走上领导岗位;陈希同也于1979年12月担任了北京市副市长。1981年9月,陈希同任中共北京市委常务书记,次年又当选为中共中央委员。

  1983年4月,陈希同就任北京市市长。1987年11月,在中共十三大上,继续当选为中央委员,1988年4月,任国务院国务委员。1992年在党的十四大后当选为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于是,他手下的人称他为“陈政局”。陈希同走到了政治生涯的巅峰。

  然而,就陈希同的政治生涯而言,从巅峰到深渊也不过几步之遥。陈希同终于跌进了深渊。他将作为中共70多年历史上,因腐败行为被清除的层次最高的领导人之一走上被告席,也将是1981年判处“四人帮”以后受到审判的党内外职务最高的领导人。

  相信学者们从各自的专业层面剖析陈希同的人生轨迹,会得出不同的真知灼见。但即使是一般人,只要从制度与人、权力与人性的关系角度认真思考“陈希同现象”,也不难从中悟出些什么。人们对陈希同的堕落,也许憎恶,也许蔑视,也许不无惋惜……但感情的宣泄,代替不了理性的思考。毕竟是后者更具建设意义。对社会和人性的睿智省察决不是“革命大批判”之类的慷慨激昂所能代替的。

  “霸气”与“和气”

  按照马克思的说法,人的本质就其现实性而言,是社会关系的总和。“总和”的涵义何其深广!人性的丰富和微妙多变,很难用某些符号化了的简单概念准确地概括或界定。

  比如陈希同是否“平易近人”就不好说。

  颇能体现陈希同的个性和官风的是他在某某广场事件中的一些言行。

  某某广场的项目是1994年年底国务院决定停工的。理由主要有二:一是部分全国政协委员上书中央,状告某某广场超高过大,严重违反北京市城市规划;二是这个项目投资高达15亿美元,早已超过了北京市审批项目权限。

  郑天翔见到陈干后一如既往倾心交谈,相互聊个没完。陈干更是又讲又画,滔滔不绝,早忘记了自己是个病人。陈干说,听到一些情况,心里很憋气,早就想说一说心里的话。

  使陈干感到憋气的是,这些年北京街头出现了一些怪物,如某某广场,就是一怪。这个庞大建筑,四周并无广场,而恬然命之曰“广场”。还有,北京城里城外,出现了这么多“城”,几间房子就可以叫一座“城”,不知道这是从什么地方移植过来的“文化”。使陈干憋气的主要还不是那“广场”二字。这个“广场”又称之为“集商业、办公、文化、娱乐等设施为一体”。陈干找来图纸,边说边解释。

  郑天翔问他:“你听到大家有什么意见?”陈干说:“先前我不知道,出院后听到种种议论。北京规划设计部门,建设部和清华大学建设学院等各方面的专家,绝大多数都反对。”

  “那为什么就干起来了呢?”

  陈干一脸愤慨地说:“陈希同搞专制,一言堂,不让人说话!”陈干再次讲了那个“火柴盒”有害的状况:就是这一个又蠢又不协调的设计,陈希同也不许说一个“不”字!我听几位同志说,陈希同把有关部门的负责人找去看这个方案,当着外商的面,他竟说,谁也不许提反对性意见,谁要提了,谁就是没本事,谁就辞职。他甚至当众对外商说:“我同意了,就算定了。”陈干怒不可遏地说:“多么专横!多么无耻!”

  接着,陈干又带着激动的神情说:“很多同志早就对陈希同等在城市规划、城市建设上的霸道和瞎指挥有意见,但敢怒不敢言。这次的‘某某广场’事件,冲突就更突出。报纸上披露了王府井新华书店即将拆除的事后,引起全国的关注。但他们还是加紧开工了。”陈干愤愤地指着陈希同不准人提不同意见的那个方案说,新华书店和中国青年艺术剧院,在这个图上作为附属建筑,面积又很小,怎么能这样对待国家的新华书店!怎么能这样对待中国青年艺术剧院!这一谈就是近两个小时,陈干毫无倦容。临行时,说要写意见书。郑天翔说:

  “可以告诉其他同志,把情况详细整理一下,我也看看。”

  过了两天,陈干打来电话说,已告诉一位同志整理材料。没想到,不久就传来陈干逝世的噩耗。不久前,郑天翔写了一篇追忆与怀念陈干的文章,发表在1997年第9期的《炎黄春秋》杂志上。文中披露了上述这段鲜为人知的往事。尽管1996年5月,就“某某广场”项目的修改设计,广泛听取专家意见及反复论证,有关领导机关反复讨论审慎研究,后批准重新启动(批准后的项目“某某广场”四字已全换);但陈希同在这场风波中的“霸气”仍然常常为人们所议论。

  当然,对陈希同在北京市城市建设上所起的作用,也有另外一些似乎不同的说法。实际上,如果我们实事求是地、历史地看待一个人,也不会因人废事,不会简单地认为陈希同没有做过一件有益的事情。在历史地看待林彪的问题上,老一辈无产阶级革命家前些年不就发表过一些很中肯的意见吗!有人认为,陈希同讲北京绿化的一些话,似乎还动了脑子,也有些道理。他对北京绿化的重视,据说也是事实。

  据前些年有关报刊报道:一次,陈希同和记者同车途经和平里,园林工人正给路边的草坪浇水,陈希同说:“园林工人很辛苦,你们记者要宣传栽花、浇草坪工人的平凡劳动!要引导群众爱惜花草、树木,尊重园林工人的劳动。”当他发现花坛里的花枝被折断,气得拍打着扶手说:“要制定《绿化法》,依法维护绿化。对这种破坏绿化的行为,新闻单位要批评。”

  陈希同把北京市几十座大大小小的立交桥看成是他本人的“政绩”,十分重视立交桥的绿化。

  据报载,1993年春天,陈希同等人到四元桥工地检查工作。在桥下的机场路南侧,陈希同发现被保护的五棵松树,立即跑了过去。现场指挥的领导刘勇解释说,因为五棵松树在工地里面,为防止挖土和运送材料的汽车碰坏这些松树,一开工就采取措施保护起来了:四周搭上保护的架木,还盖个小屋,派人既指挥交通,又守卫这几棵树。陈希同走近细看,见五棵松树的树皮和枝叶都没有丝毫损坏,高兴地说:“好!好!好!保护树木是造福后代的千秋大业!”

  西北三环路改造工程设计方案刚出台,陈希同忽然又想起公主坟环岛内外的近千株树木。到实地调查后,为保护树木拍板改变了设计方案。原方案的公主坟立交桥为三层互通,西三环路机动车走三层,复兴路的直行机动车通过二层,最下层的南北向道路穿行五月岛。伐树、移树规模大得惊人,而且环岛上的街心花园要分割成4块。为不损坏绿化,最后把立交桥的方案改为两层,东西向的复兴路和南北向的三环路的直行机动车分别走桥的上、下层,最下层则基本保持原来的道路。

  陈希同对公园绿化也有一些主张,他说过,龙潭公园就要突出龙,“要栽种龙爪槐、龙爪松,那堵黄绿墙也要修剪成长龙。”他说,“龙潭就是要有数不清的龙。”后来,龙潭公园建了攀龙亭、腾龙阁,阁上加了双龙飞舞,还建了汇古今“龙”字的石林,使龙潭公园成了“龙”的园林。

  陈希同还讲:紫竹院公园要到处竹影摇曳,成为华夏名竹荟萃的“竹”的世界。天坛公园在保护古老松柏上下工夫,应成为进行“森林浴”的古老松柏陈列馆。陶然亭公园突出了“亭”,应把神州名亭集于一园。

  再如,陈希同讲,像北京这样的大城市,有几处乃至几十处片林,这些片林,可以起到一个城市的“人工肺”的作用,一个城市如果没有“人工肺”,就会呼吸不畅,空气混浊。

  上述种种,无非是说陈希同也说过一些有益的话,也做过一些有益的事;但即使如此,陈希同的腐败仍然是腐败,仍然应受到相应的党纪国法制裁。

  生活中的陈希同,不仅有“霸气”的一面,而且也有“和气”的一面。

  1993年7月1日,人民大会堂会议厅西北角的花园,夏日骄阳下的苍松翠柏光影分明。

  刚刚开完共产党员“十杰”表彰会的北京市的党员英模们说笑着走过来了。许多人都知道陈希同是个“有影必摄”的连行家也折服的业余摄影师,于是开玩会就纷纷要求陈书记为大家“留念留念”。

  陈希同眯起眼睛,按动快门,于是胶片就留住了这稍纵即逝的一瞬间。

  “希同同志给我们照了像,可千万别忘了给寄照片。”有人不放心地“声明”。

  其实大可不必。陈希同尽管是个大忙人,但只要答应拍完给人家照片的,一定会送或寄去,照片后面还会附上“祝您健康”、“祝你们幸福”之类的话。更何况这次是“政治摄影”,好“戏”总是要做够的。陈希同没有忘记自己的地位和身份:

  “你们当选‘十杰’,一定要保持廉政,共产党员不能腐败!”陈希同嘱咐道。

  言犹在耳,一年后的1994年盛暑,一则在知情人圈子里不胫而走的消息,却使这位首长刹那间顿失往日的从容与潇洒;而1995年4月4日凌晨,京郊怀柔山野的一声清脆枪响,尽管身在睡梦之中的陈希同当时不可能听到,但不久之后,却难免使他感到空前的冲击与震撼,以至于久久在耳边鸣响、心头回荡……

  一石激起千层浪

  风起于青萍之末。在北京政坛高层激起层层波澜,乃至终于导致北京市“一、二、三、四”核心人物一朝倾覆之洪波巨浪的最初“一石”,是一封匿名发出的群众来信。

  1994年6月23日,尚处梅雨季节的南京已经十分闷热。江苏省纪委书记曹克明打开了省委信访室主办的内刊《信访情况》,一封来信引起了他的注意。

  这封信反映:

  “北京市兴隆实业总公司在无锡成立的新兴实业总公司经理邓斌,在江阴、无锡等地招摇撞骗,仅江阴市就有26家单位巨额集资资金到期不还,金额高达10多亿元。而邓斌等人却大肆挥霍,过着灯红酒绿的糜烂生活……”

  10亿元!曹克明拍案而起,即刻派人调查。

  7月3日,江苏省委常委听取省纪委汇报后,立即决定将新兴公司非法集资案列为全省第一案查处。

  7月15日,由省经委副书记李奎顺为组长的调查队伍挥兵无锡。当天,就有人向邓斌密报了有关信息。邓斌急忙报告其北京上司。北京兴隆实业总公司董事长李敏、总经理李明令邓斌一同火速南下深圳,商量对策。

  7月18日晚,无锡市南洋大酒店住进了四名行色匆匆的北京来客。有人报告,第二天一大早,这些人就把新兴公司的所有账册秘密运到下榻处,准备当天中午携赴上海,而后乘飞机运抵北京。

  上午8时30分,调查组组长李奎顺决定立即查封账册。

  9时许,三辆警车到达南洋大酒店。民警们直奔三楼。不容置疑的连续叩门声,使四名北京来客手足无措。

  门开了。出示搜查证件。四箱账册赫然入目——即使已经被鸵鸟式地塞进床下。

  连续九天九夜的查账,飞速闪过的一行行数据……计算机荧光屏上的最后一行显示出26.5亿元的字样;加上后从北京追回的一些账册显示,非法集资高达32.17亿元!

  白纸黑字。在某种意义上说,正是这些账册的及时查获,决定了陈希同、王宝森等人的命运。“向使当初身先死,一生真伪有谁知?”人们不禁再次想起1971年“9·13”事件后传诵一时的这两句唐诗。向使当初账成灰,“一生真伪有谁知”?

  7月28日,邓斌在无锡被拘禁。9月5日,北京兴隆实业公司总经理李明、副总经理韩万隆在北京落网。11月23日,原北京某权威机关的副厅级干部、兴隆实业公司董事长李敏在北京被捕,而后押至南京审讯。

1 2 3 4

白鹿书院

陈希同贪污玩忽职守案

 ◎相关链接中国共产党反腐败案例选 中国反腐倡廉大事记(1978-2010)

最新评论
发表评论
标题
内容
表情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本站资讯 会员社区 全站搜索 友情链接
  古老的东方,灿烂的文明,令人骄傲,令人向往。我们出生并生活在这样一个国度里,是非常幸运和值得自豪的。

  当然,我们也经常会感到很不如意。古老,往往也意味着落后、愚昧和无知,缺少起码的社会公平。

  好在这个古老东方的文明国度,正在走向民主与法治。

  法治的社会,唯公平至上。

  法律会约束我们,但它更要约束、制裁那些丑恶行为,给我们安全、和睦、公正和自由。

  当然,民主与法治需要一个过程。这个过程可能是漫长的,甚至可能是痛苦的。但她值得我们为之付出。因为她是我们民族长久生存之根本!

  东方法律在线网站此际应运而出,正是顺应历史潮流,将为民主与法治竭力鼓与呼。

  关注我们,更欢迎您能加入我们,共同建设民主、法治的中国!

  太阳每天升起,照亮所有的人。

                                        站长:葛运英
                                         2005.11.28

微信公众号

知法堂微信公众号二维码

关联网站

人民日报(1946-2003)强国论坛新华网论坛天涯社区华声论坛红歌会网CBF聚焦网

信息播报

大连电视台关于复州湾夏屯海域动迁补偿的报道

推荐网站

澎湃新闻网 大公网 观察者网 中评网 中国法律咨询中心 北美在线 共识网 加拿大华人网 美国中文网 FT中文网 联合早报网

东方法律在线 www.cnlawnn.com - Copyright © 2005-2020
China Law News Network - A just cause !

中华人民共和国工业和信息化部ICP备案系统

吉ICP备18002925号

全国公安机关互联网站安全服务平台

吉公网安备22021102000177号

与本站匹配的浏览器:I.E.浏览器

东方法律在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