廉政之声 习近平论反腐 高层动态 地方信息 综合资讯 史上贪官 新中国反腐大事记 中共反腐案例 建国前反腐案
分类导航
廉政之声  (189)
习近平论反腐  (57)
高层动态  (35)
地方信息  (453)
综合资讯  (98)
史上贪官  (22)
新中国反腐大事记  (61)
中共反腐案例  (26)
建国前反腐案  (14)
建国初期反腐案  (72)
1978-1989反腐案  (147)
1989-2002反腐案  (892)
2002-2012反腐案  (2206)
2012后反腐案  (2534)
反腐案例索引  (429)
贪腐渎职事件  (426)
贪腐渎职事件索引  (17)
辽宁贿选案  (96)
黄克功案  (18)
刘青山张子善案  (29)
陈希同案  (34)
成克杰案  (38)
陈良宇案  (54)
薄熙来案  (305)
徐才厚案  (118)
周永康案  (129)
苏 荣案  (40)
令计划案  (77)
郭伯雄案  (64)
周本顺案  (53)
杨栋梁案  (35)
苏树林案  (55)
余 刚案  (3)
常小兵案  (18)
陈雪枫案  (3)
龚清概案  (2)
王保安案  (3)
刘志庚案  (2)
郑玉焯案  (2)
蔡希有案  (1)
王 珉案  (5)
卢子跃案  (3)
王 阳案  (2)
李 嘉案  (1)
苏宏章案  (1)
杨鲁豫案  (2)
张 越案  (2)
戴春宁案  (5)
杨森林案  (5)
霍 克案  (4)
张育军案  (2)
张乐斌案  (1)
李云峰案  (1)
姚中民案  (1)
尹海林案  (2)
陈树隆案  (2)
张文雄案  (1)
吴天君案  (1)
卢恩光案  (3)
虞海燕案  (2)
王银成案  (2)
李文科案  (1)
陈 旭案  (1)
孙怀山案  (1)
项俊波案  (1)
杨崇勇案  (1)
张化为案  (2)
周春雨案  (1)
魏民洲案  (1)
杨家才案  (1)
刘善桥案  (1)
最新文章
陈希同、王宝森惊天大案始末(下)
  2016-10-26 13:09:06 作者:东方明 来源:本网 文字大小:[][][]

陈希同、王宝森惊天大案始末

  (接上页)

  五、王宝森自杀和陈辞职秘录 陈希同在整个事件中以进为守

  四月五日,王宝森畏罪自杀。

  次日,陈希同、李其炎联名向中央书记处呈交“引咎辞职报告”。江泽民批示:辞职一事暂不议,先向北京市处以上干部传达王宝森自杀事件的情况,上下要坚守岗位。

  显然,中央是采取的“冷处理”的办法,以免北京市出现混乱局面。

  四月中旬,江泽民、胡锦涛找陈希同谈话,提出将其调职的意见,不料陈希同却以退为进,坚持辞职,他列举出三条理由:

  一、我年龄大,不适合再做第一线工作;

  二、王宝森虽是他个人问题,但我也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

  三、我的秘书也卷入王宝森的案子,对此我有直接责任。

  中央听了这三条理由,仍不同意陈辞职,但宣布陈希同工作变动之前,北京市的工作要向胡锦涛同志汇报。

  陈希同似乎觉得自己是“陈政局”(陈是政治局委员,手下人称之为“陈政局”),中央不会动他,他一方面向有关人士讲,北京的工作中央是肯定的,王宝森之类的个别人出了事,不等于大家有什么问题,大家不要自惭形秽,不要传播小道消息,要相信北京市委等等;一方面他以退为进,于四月二十五日再次提出辞职要求。

  李其炎的秘书李敏和陈希同的秘书陈健等涉嫌受贿,其中,为了保持一九九五年三月在北京召开的全国人大会议的安定,陈健是在外地逮捕的。

  这几名犯罪嫌疑人被捕后,交待出许多罪行;

  李敏交待,有一次在轿车里,首钢总经理周冠五之子周北方,一边说笑着一边拿出六十万港币,分给李敏、陈健及市政府顾问、原副市长黄超的秘书小何三人,每人二十万。

  周北方这笔钱从何而来?为何如此大方?欲达什么目的?没有根据,不敢猜测。

  陈健交待,市农贸处一个处级干部吴晓凡辞职下海后,和某外国女老板合伙办了个公司,托他帮忙,陈把吴引见给王宝森。王宝森一次即批给吴美元一千万,为此,吴报答陈健数万美元,又投其所好,向王宝森献上妓女数人........

  这些事情发生后,中纪委曾找王宝森谈过话,王坐立不安,惊恐万分。四月五日下午,王令司机驱车到达北京远郊怀柔县,一直开到一处果园才停车,然后王对司机说:“你是怀柔人,抽空回家看看吧,我在这下车随便走走看看。”

  司机问:“明天要开党委会,我怎么接你?”

  王说:“县里会派车送的,你不必接我。你回家后直接回市里,有人问起,你不要说我在这里。”

  司机听了,按吩咐回了趟家,并于次日一早赶回市委。

  四月六日上午九时,北京市委召开常委会,王宝森未到,问其秘书,说是昨天坐车出去了。

  又问司机,司机因王讲过“不要说我在这里”的话,开始还吞吞吐吐,后来才说出是去了怀柔。

  市委立即打电话询问怀柔,县里说是没见到王副市长。市委预感到情况异常,便令司机带路,一直开到昨天王下车之处,结果在怀柔县玻璃庙附近一处果园里,发现了王的尸体,是开枪自杀的,所用的枪,是王早在二月份以现在北京市治安状况欠佳、用以自卫为名,向市委公安局要来的。

  六、王宝森事件等于揭开了北京市的盖子 所有问题都以这个线索为突破口

  四月二十六日,中央政治局召开的扩大会议,同意陈辞职,同时根据乔石、李瑞环、刘华清等人的提议,由中纪委第一书记尉健行接替陈的工作。

  四月二十七晚,胡锦涛代表中央到北京市委作了宣布,陈希同没有料到,最后竟是这么个结局。

  当天,中央电视台进行了报道.次日,中国国内各大报均刊载了这一消息。

  消息传开,举国震惊,百姓们议论纷纷:

  “陈希同引咎辞职,是震惊全国的新闻!是清官?是贪官?是昏官?该清算了。”

  “五十年代枪毙刘青山、张子善,起杀一儆百的作用,管了二、三十年,如今也该毙他几个。”

  “王宝森这个贪官自杀,活该!”

  “奢靡之风可以亡国,贪官污吏可以亡党,再不动手,更待何时?”

  王宝森自杀的过程,外界新闻纷纷,据可靠消息,真相大致如下(有关此消息,《美洲文汇周刊》曾在上期做过详细报道):

  一九九五年初,江苏省无锡市非法集资数十亿元人民币的大案败露。

  根据案犯交待,有关部门逮捕了原北京市市长。

  了解内情的同志讲,原先主管纪检监察工作的就是陈希同。他自身腐败,当然不会下力气真抓。尉健行来北京市委工作后,使北京反腐败的工作发生了根本的变化。市纪委变压力为动力,发誓在查案上打翻身仗。

  八个多月来,市纪委经常挑灯夜战,经常处于超负荷劳动状态。

  七、北京市成为中央查办的重点 各个部门都开始出现被查办的人

  一九九五年,市纪委直接立案三十一件,涉及正局级干部六人、副局级干部十人,是上一年度同期六件案件的五点一七倍。

  据市纪委主管案件的副书记介绍,查案时,由市纪委牵头,市检察院、公安局、审计局、市委组织参加的十二个大案要案检组在加紧工作,参加人员一百一十七人,有二十部办案专车奔跑于京城,一批贪官落入法网:

  --一九九五年一月二十七日,首都机场。刚从捷克回国的原市经贸委干部毕某惊魂未定,就被执法人员戴上了手铐。此人盗窃、伪造、倒卖进口许可证,牟取暴利人民币百万元以上。

  市纪委牵头的联合调查组为擒住元凶整整干了七个多月。

  --北京市自来水公司某些领导干部以及开源公司经理严重违反财经纪律,挪用一千五百万人民币建设资金,受到了市纪委的严肃处理。

  --刘歧,原北京市房改办主任,一个脑子灵得象“小电脑”、握有实权的正局级干部,因为有严重贪污受贿问题,受到市纪委和市检察院的查办。其中一波三折,关键时刻,市纪委书记李永安三次出马谈话,最后确认其已经触犯刑律,检察机关将其逮捕,目前正在追究刑事责任。

  --某区副区长也因受贿问题被捕。陈希同引咎辞职后,原先在他庇护下的一些人纷纷暴露了出来:

  --原市政府秘书长、市人大副主任铁英被捕。这个铁女人,原是陈的铁杆心腹,家中房子装修就花了七十万人民币,空调就装了八台。这些开销如果靠工资支付,绝对做不到;

  --某远郊县县委书记也被捕,此人长期在市内租用豪华宾馆“办公”,美其名曰:不摆谱难以招商引资;

  --原市助理、市政协副主席黄纪诚被停职反省,据说此人给台阶不下,拒不交待问题,心存侥幸,然终未逃脱法网;

  一时间,京城传言四起,其中有不明真相的,有表示义愤的,也有谣言说“市委大院随时有警车进去......”

  一时间好像京城没了好人。

  去年六月二日,尉健行从繁忙中抽出身来听取区县纪委书记、纪工委书记的汇报,市纪委的领导说,这是北京多少年来不曾有过的事,在这次会议以及其他会议上,尉健行曾多次讲北京反腐败的思路:要建立党纪国法和思想道德两道防线。

  他还说自律不等于放任自流。一九九五年的廉洁自律要重点解决吃喝玩乐问题。

  “公款吃喝可分为接待性吃喝和交易性吃,不能用一种政策、一种方法来对待。”

  八、北京的案件对中央震动很大 北京市自己也开始自我检讨

  不过,话说回来,陈希同的严重问题和王宝森的丑行极大地刺伤了京都百姓的善良之心,损害了市委、市政府的形象。

  尉健行一到任,就明确表示:市委、市政府要坚持贯彻中央对北京工作的一系列指示精神;要坚决、积极地配合中央有关部门,查清陈希同的问题和王宝森的违法犯罪案件,不管涉及到什么人都要查清,依照党纪国法严肃处理。这样,才有可能把坏事变成好事。

  他几次动情地说:“北京发生了这么大的案件,受了这么大的损失,如果我们不抓住机会总结教训,那我们就无法对党、对人民交待。”

  上墚不正下墚歪。陈希同、王宝森的问题出在高层,汲取教训首先在高层进行,防疫针应先从市委、市政府打起。

  在一次会议上,李其炎市长中肯地说:过去群众常讲,你们上面得病,要我们下面吃药。“现在,我们自己得了病,要自已吃药。王宝森事件出来后,市委、市政府部分工作人员接到不少亲朋好友关心询问的电话。这说明,领导干部出了问题,不仅对党和人民产生巨大的影响,就是对身边的工作人员也带来压力。市委、市政府领导要先正自已,带头吃药,做好榜样。”

  有人说:“毛泽东杀了刘青山、张子善,管了整整二十年”,党中央坚决查处陈希同严重问题和王宝森经济犯罪案,对全国,尤其对北京市党委,乃至各党员、干部的积极影响仅是良好的开始,其深远影响需日后才见。

  可以说,陈希同事件也震惊了中国的最高决策层,反腐败斗争再次引起严重的关切。

  一九九七年,中国最高检察院成立了特别案件侦查处,此处的职责为专事对中央机关司局级以上和地方副省级以上的大案、要案进行侦察,故而被戏称为“高官侦查处”。

  据知情人士介绍,此举的建立也是为了当时正好要召开的“十五大”做准备,防止坏人混入“十五大”。

  最近,中纪委有关人士也指出,当前一些单位出现“两搞能人”现象,即“搞经济有一套,搞腐败也有一套”。在科学枝术不断进步、生产效率大大提高、成本相对下降的情况下,仍然存在大面积的亏损企业,可见很多地方内部管理是混乱的,贪污浪费是严重的。

  继任的北京市委书记尉健行讲,陈希同和北京市的一些干部的堕落真是触目惊心!他们比当年的刘青山、张子善要坏一百倍!这些人吃喝嫖贪样样俱全,从里到外都烂透了,这样高级的党政干部腐化堕落到这个地步,非常值得我们深思和警惕。
  
  反腐败到了积重难返的时候才采取行动,就不容易查到底了。看来我们在这个问题上已经行动迟了。

  九、陈希同事件早就出现契机 但是他的问题却一再瞒天过海

  据说,陈希同在向中纪委交代时,说:“我在经济上没有参与犯罪,但我政治上应负有责任,我在生活作风上也失于检点。”但据有关方面已经掌握的情况,陈的说法只有一半是真话,即,陈希同经王宝森的引见介绍,曾经和一位年轻女人长期保持着不正当的关系。

  但陈希同的话另一半是假的?是的。他本人不但对王宝森等人的贪污贿赂行为知情,而且也有收受巨额贿赂的重大嫌疑。据此间人士透露,陈曾经多次授意:“财政收入要有点埋伏”,王宝森对此自是心领神会,编制假预算。

  再说,现已查明,陈的家人曾借助陈的势力,非法获得了相当丰厚的收入。至于生活方面,据悉,早在一九八四年,陈就结识了比自已小近三十岁的女人何平,从一九八九年至事发,两人保持不正当两性关系长达六年之久。

  他并利用职权,安排何平到某大饭店任中方副总经理。陈健被捕后,何平及女儿即去了香港,王自杀后,陈希同之子陈小同曾去香港,转达陈的口信,让何“千万不要回来。”据称何现已被捉拿归案。

  尉健行在北京市干部大会上,多次谈到陈希同的错误和王宝森的罪行,他强调:第一,王宝森人的罪行是骇人听闻、触目惊心的,是开国以来查处的党员干部案件中最为严重的,此案对北京市财政以及其他方面造成的恶果正在逐步显露出来;

  第二,王宝森等人有些罪行尚待进一步揭露和查证,要采取各种措施尽量挽回,减少损失;

  第三,对那些共案触犯刑律的,不管是什么人,不管职位多高,都要一查到底,依法严惩。

  十、北京市存在的问题还有很多 许多事情很难一查到底?

  此间人士注意到,尉健行多次在王宝森之后加上“等人”两字,这绝非是官样文章的衍词,而是实有所指。

  尉健行曾当众责问,王宝森作案时间长达数年这久,数额多达数亿元人民币,难道都是他一个所为,而没有第二个、第三个人“帮忙”、“帮凶”?为什么没有一个人向中央举报?

  据透露,王宝森曾擅自令市财政部门购买了一百套住房,陆续批给亲朋好友。尉健行曾就此事讲到,市政府、市委的某些人也有幸分得了“一杯羹”。

  这就是他们不举报的原因,这话真是点得再明白不过了。

  一九九六年春天,中央下文规定,凡领导机关无偿占有、借用基层单位的交通工具和通讯器材,一律限期交还,以后不得再次占用。

  但直至王宝森事件后(七月),这一规定在北京市委、市政府一些部门仍难以实行。

  这也就难怪尉健行又一次在干部大会上公开责问,市委十二名常委的秘书中,竟有十一部车,这是为什么?这些车又是从哪里来的?为什么至今不按中央规定退还给基层单位?

  一九九五年二月十三日,《北京日报》报道:“北京清车取得明显成效,市级领导超规定的二十一辆和区委办局级领导的一百二十七辆车已全部换完。”

  尉健行在汽车问题上态度坚决,他讲:“宁可得罪少数人,也不能得罪老百姓。”

  市纪委为此采取紧急行动,一位主要领导这样做动员:全国尚有七千万人口处在贫困线以下,国家还很穷,而我们有些当官的整天花天酒地,坐“奔驰”、“宝马”,实在天理不容。

  他郑重地告诫大家说:以后谁再坐超标车,就摘他的乌纱帽。

  逐辆核对,紧紧张张一个月,市纪委又清出个别领导和秘书下属借车十二辆,其中有陈希同秘书王某的二辆,处以上党政机关以各种名义向下属借车一百四十七辆。目前,这些车已经退还,其它换下的超标车也做了妥善处理,两次拍卖更是引起百姓和新闻界的关注。

  一九九五年八月六日,晨雨未停。

  北京图书馆前小广场停放着十辆超标车,拍卖在这里举行。

  首先拍卖的是石景山区委的一辆公爵王,在拍卖行上,主持人报出三十二万元人民币的底价后竞卖开始,经过十几轮竞价,车子被一老者以三十三点三万元买走。

  争夺最激烈的是财政局的皇冠三点零轿车。

  最后,这辆一九九三年出厂、底价为三十四万元的旧车,经过竞拍,以四十三点四万元成交,高出底价九点三万元。

  八月二十八日上午,在同一地方,第二批超标车拍卖成功,十八辆中的十四辆顺利成交。

  一九九五年下半年,市纪委又把眼睛盯住了公款吃喝玩乐风。这项工作沿着尉健行严格标准、严格考核、严格执纪的思路波浪式推进。

  八月一日,市纪委会同有关部门组成十个联合检查组,出动一百五十多人次,对五十一家宾馆、饭店、歌舞厅、夜总会进行明查暗访。

  调查得到的信息是可喜的,一家饭店经理说:“以往有十几个内宾陪两个外宾吃喝玩乐的现象,现在没有了。”

  有的说:“过去我们每天能收到十几张支票,现在一?就一、两张。”

  但中间也有这样的“杂音”:“风头过后我们还会再来‘撮’。”

  然而市纪委不给这样的人喘息功夫。

  八月十一日,公布了狠刹公款吃喝玩乐举报电话,呼唤公民的支持,十一月一日,全面突击,又开始新一轮检查。.........

  北京市的民心越来越稳,北京市的党风越来越正。

  十一、江泽民曾经专门到达北京市 江说陈希同这类事情不是说查就能开始查的

  一九九六年十一月六日,江泽民花了三天的时间,视察了北京市的农村、工厂、学校、商场、居民小区和公安、民警、部队等。

  八月,江泽民来到北京市委看望大家。

  在北京市委,江泽民讲了“两个区别”、“两个充分肯定”和“三个鼓舞”。

  “两个区别”是:

  一是要把陈希同和王宝森同北京高层干部区别开来;

  二是要把他们的问题同北京市委、市政府的工作主流、工作成绩区别开来。

  “两个充分肯定”是:

  中央对北京市的工作是充分肯定的,对北京市的广大干部还是充分信任的。

  “三个鼓舞”是:

  鼓舞干劲、鼓舞士气、鼓舞信心。

  据有关人士介绍,江泽民的讲话,有一些没有见诸报端,比如江泽民谈到,陈、王的问题过去也听到过一些反映,但没想到问题那么严重,再说,也不能一反映就查,不能听风就是雨,不能随便下决心。

  他讲,真正能动陈的,是王宝森的自杀事件。江泽民讲,他和李鹏、胡锦涛抱着治病救人的态度,同陈谈过多次话,但是他一直不讲。对陈希同,也要看到他做过一些有益的工作,不能否定他的一切。

中国法院网 2003-10-13 10:00:09

陈希同贪污玩忽职守案

 ◎相关链接中国共产党反腐败案例选 中国反腐倡廉大事记(1978-2010)

最新评论
发表评论
标题
内容
表情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本站资讯 会员社区 全站搜索 友情链接
  古老的东方,灿烂的文明,令人骄傲,令人向往。我们出生并生活在这样一个国度里,是非常幸运和值得自豪的。

  当然,我们也经常会感到很不如意。古老,往往也意味着落后、愚昧和无知,缺少起码的社会公平。

  好在这个古老东方的文明国度,正在走向民主与法治。

  法治的社会,唯公平至上。

  法律会约束我们,但它更要约束、制裁那些丑恶行为,给我们安全、和睦、公正和自由。

  当然,民主与法治需要一个过程。这个过程可能是漫长的,甚至可能是痛苦的。但她值得我们为之付出。因为她是我们民族长久生存之根本!

  东方法律在线网站此际应运而出,正是顺应历史潮流,将为民主与法治竭力鼓与呼。

  关注我们,更欢迎您能加入我们,共同建设民主、法治的中国!

  太阳每天升起,照亮所有的人。

                                        站长:葛运英
                                         2005.11.28

微信公众号

知法堂微信公众号二维码

关联网站

人民日报(1946-2003)强国论坛新华网论坛天涯社区华声论坛红歌会网CBF聚焦网

信息播报

大连电视台关于复州湾夏屯海域动迁补偿的报道

推荐网站

澎湃新闻网 大公网 观察者网 中评网 中国法律咨询中心 北美在线 共识网 加拿大华人网 美国中文网 FT中文网 联合早报网

东方法律在线 www.cnlawnn.com - Copyright © 2005-2020
China Law News Network - A just cause !

中华人民共和国工业和信息化部ICP备案系统

吉ICP备18002925号

全国公安机关互联网站安全服务平台

吉公网安备22021102000177号

与本站匹配的浏览器:I.E.浏览器

东方法律在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