廉政之声 习近平论反腐 高层动态 地方信息 综合资讯 史上贪官 新中国反腐大事记 中共反腐案例 建国前反腐案
分类导航
廉政之声  (189)
习近平论反腐  (57)
高层动态  (35)
地方信息  (453)
综合资讯  (98)
史上贪官  (22)
新中国反腐大事记  (61)
中共反腐案例  (26)
建国前反腐案  (14)
建国初期反腐案  (72)
1978-1989反腐案  (147)
1989-2002反腐案  (892)
2002-2012反腐案  (2206)
2012后反腐案  (2534)
反腐案例索引  (429)
贪腐渎职事件  (426)
贪腐渎职事件索引  (17)
辽宁贿选案  (96)
黄克功案  (18)
刘青山张子善案  (29)
陈希同案  (34)
成克杰案  (38)
陈良宇案  (54)
薄熙来案  (305)
徐才厚案  (118)
周永康案  (129)
苏 荣案  (40)
令计划案  (77)
郭伯雄案  (64)
周本顺案  (53)
杨栋梁案  (35)
苏树林案  (55)
余 刚案  (3)
常小兵案  (18)
陈雪枫案  (3)
龚清概案  (2)
王保安案  (3)
刘志庚案  (2)
郑玉焯案  (2)
蔡希有案  (1)
王 珉案  (5)
卢子跃案  (3)
王 阳案  (2)
李 嘉案  (1)
苏宏章案  (1)
杨鲁豫案  (2)
张 越案  (2)
戴春宁案  (5)
杨森林案  (5)
霍 克案  (4)
张育军案  (2)
张乐斌案  (1)
李云峰案  (1)
姚中民案  (1)
尹海林案  (2)
陈树隆案  (2)
张文雄案  (1)
吴天君案  (1)
卢恩光案  (3)
虞海燕案  (2)
王银成案  (2)
李文科案  (1)
陈 旭案  (1)
孙怀山案  (1)
项俊波案  (1)
杨崇勇案  (1)
张化为案  (2)
周春雨案  (1)
魏民洲案  (1)
杨家才案  (1)
刘善桥案  (1)
最新文章
黄克功案件(七)
  2016-10-04 19:35:55 作者:东方英子 来源:荆楚网 文字大小:[][][]
荆楚网

黄克功案件(电影剧本)

  原题:黄克功案件 来源:荆楚网-楚天都市报 ●编剧:王兴东 张志强

黄克功案件(电影剧本)

  阅读提示:2014年12月4日,中国将迎来第一个国家宪法日。一部以中国共产党历史上知名大案为题材的电影《黄克功案件》将在这一天隆重推出。
  时间回溯到1937年10月,战功赫赫、年仅26岁的红军将领黄克功,因逼婚未遂枪杀了一名女青年。案件发生在当时的中共中央所在地延安,却震动全国。如何依法审判黄克功?当时,陕甘宁边区高等法院成立仅两个月,法律条文还不完全。而黄案发生后,有要求严惩的学生代表,也有求情的老百姓,更有提出让黄“戴罪立功”的老红军。审判长雷经天最终决定组成合议庭对黄克功进行民主公开审判……最终,黄克功被依法判处死刑。

  如若赦免,官贵民贱,权大于法,延安就会有更多的人,以功臣自居,享有特权,胡作非为

  陕北公学的操场临时法庭侧面窑洞

  李宝庆:“我能不能弃权?”张闻天:“必须5个同意,才能生效。”

  雷经天:“同意不使用红军条例的,举手。”孙启光、周一明、李宝庆举手了。

  雷经天:“你呢,兴国?”李兴国:“我不同意。任何人没有权利废除苏维埃政府的法令。从瑞金打到今天,红军付出了多少代价,没有历史的肯定和优待,还有人参加我们的军队吗?还有人跟着我们革命吗?连一个年轻的女青年,都瞧不起红军,没有将功折罪,将士为何去拼死立功?我承认黄克功的犯罪事实,我更承认红军法令是用鲜血写成的,绝不能作废!”

  雷经天从兜里摸出一块姜,放进嘴里咀嚼。徐时奎闯进报告:“总书记,群众等不急了,你去讲几句话吧。”张闻天:“稍等一下。”徐时奎:“还有,黄克功要解手。”张闻天:“稍等。”徐时奎:“安娜要进来旁听。”

  张闻天下达指示:“老雷,5分钟内,是死是活,做出判决。”徐时奎陪张闻天离开。

  突然,雷经天变得异常激情:“我不赞成使用第35条法令。审判的意义,已经不是判处黄克功的死刑,而是判处你我心中红军有功人员高人一等,享有特殊优待权利的死刑!法律面前必须,人人平等。”孙启光挥拳赞成。

  窗口门边,群众代表韩翠翠探头倾听,安娜也挤了进来。

  李兴国:“我们无权废除红军法令……”雷经天:“请不要打断我。袁平,看时间,5分钟后必须宣判。这场审判,告诫所有为黄克功求情的人,共产党内没有特殊党员,无论你职位多高,资格多老,功劳多大,没有人能超越法律。”李兴国:“用什么来判决……”雷经天:“我们不用《中华民国刑法》第二百七十一条第一项‘杀人者,处死刑’。兴国,1932年《中国工农刑法草案》,在处理死刑的第四种,这儿,‘故杀同志’,看一下。”李兴国看到那文本,一时瞠目,哑然。

  雷经天:“无论是民国法律还是红军的纪律,应以命抵命,这是法理。如若赦免,官贵民贱,权大于法,延安就会有更多的人,以功臣自居,享有特权,胡作非为。由此,必须执行他的死刑,惩前是为了毖后!”

  李兴国:“老蒋能赦,为何我们不能?公平吗?”周一明:“你怎么站在国民党的立场上?”李宝庆:“赦不赦,是主席的事儿。”孙启光:“毛主席不来就是态度!”

  共产党只有纪律是铁打的,政权才是铁打的

  陕北公学的操场上

  罗瑞卿不时在看表。等待多时的群众,议论不绝。“贺子珍怎么还不回来?”“能请来毛主席吗?”

  临时法庭侧面合议庭另一窑洞内

  雷经天提高嗓门:“……我们不是蒋介石的国民党,我们姓共。”“姓共?”

  雷经天:“共产党他姓共,就是与劳动人民同甘共苦,不搞特殊待遇。姓共,就是与各民主党派,同舟共济,共同抗日。姓共,就是与民众权利共享,不以特权优待自己。如果我们宽容了黄克功,官贵民贱,共产党不姓共了,人民就会与我们不共戴天,像骂国民党特权腐败一样,反对我们。”边说边在印泥里沾红了手指……

  雷经天铿锵有力地争辩:“……本案公审,就是要让国民党人、全国抗战军民,让我们的敌人,让世人,让后人,都得信服,共产党绝不包庇自己犯罪的干部,不为自己的功臣网开一面。因为是首例,开一个什么样的头?兴国同志,是给我们的政权挖下一个陷阱,还是铺下一块基石?想想吧,共产党只有纪律是铁打的,政权才是铁打的。”

  雷经天重重地按上了手印。

  李宝庆跟着也按上红手印了,剩下李兴国了。

  窑洞窗外,12位群众代表翘首观望,侧耳倾听。

  李兴国:“你太冷酷了!”

  雷经天:“从未有过的冷酷,我给自己都判了3个死刑。”

  李兴国:“不可思义,你死刑?”

  雷经天:“兴国同志,论红军资历我比你老,可我必须废除优待红军,高人一等的旧法令,判处了我代表某个集团利益的死刑;第二,我和黄克功长征路上有患难之交,判处了我情感用事的死刑;三就是,解除等待上司意见,唯上而定,唯命是从的思想,判决我不想独立审判,怕承担责任的死刑。我是判了自己3个死刑,才按的手印啊!”他看着拇指上的红印记,难以控制的泪水从眼里流出。

  李兴国被打动,终于按上了手印。

  雷经天提起毛笔在判决书上签字:“代院长雷经天”,手有些抖。

  袁平捧起边区最高人民法院的大印,盖上。

  钟响陕北公学操场临时大法庭

  雷经天庄严地宣判:“中华民国陕甘宁边区政府高等法院判决:黄克功因故意杀人罪,被判处死刑,立即执行。”

  黄克功搜寻贺子珍的身影,一时无话。雷经天下令:“绑赴刑场,执行死刑!”

  执法人员绑上黄克功。黄克功眼含期待地被押下法庭。

  四个人抬起黑漆棺材。突然,一声嘶鸣划破了宁静。

  现场宣读毛主席的信

  陕北公学的操场临时法庭

  警卫员小杨策马跑来:“慢!总书记,毛主席有信。”王佐超命令棺材放回原处。

  警卫员小杨飞快跑上台送信,递给张闻天。黄克功嘴角上漾出一丝希望。

  会场群情骚动,一片唏嘘和猜测。李兴国、孙启光、周一明、李宝庆顿时露出惊愕的神色。

  雷经天敲钟,让会场肃静。张闻天看过信,交给了雷经天:“让你当庭宣读。”

  雷经天示意:“把黄克功带上来。”黄克功走上台来,原地站定,眼望天空,游云向前移动。谭如海跑到拴马桩,解开缰绳牵来栗色马。

  雷经天:“下面我来宣读,军委毛主席的信。”会场安静下来。

  雷经天念信:“雷经天同志:你的及黄克功的信均收到。黄克功过去斗争历史是光荣的。今天处以极刑,我及党中央的同志都为之惋惜的。”

  台下群众猜度的目光都投向黄克功。雷经天继续念:“但他是犯了不容赦免的大罪,以一个共产党员红军干部而有如此卑鄙的,残忍的,失掉党的立场的,失掉革命立场的,失掉人的立场的行为,如为赦免,便无以教育党,无以教育红军,无以教育革命者,并无以教育做一个普通的人。”会场情绪绷紧,众人静听。

  黄克功仰天远眺,一行南飞的大雁,排空而过。

  一系列反应镜头:

  罗瑞卿、成仿吾惊诧的脸。

  李兴国、周一明、谭如海、胡耀邦……

  陕北公学的同学们表情沉静。

  韩翠翠和群众代表侧耳细听。

  凤凰山中央军委办公室

  毛泽东抽着烟在下达电报指示的背影。

  雷经天读毛泽东信的声音:“……共产党与红军,对于自己的党员与红军成员不能不执行,比较一般平民更加严格的纪律……”

  陕北公学的操场临时法庭

  雷经天还在念毛泽东的信:“……当此国家危急革命紧张之时,黄克功卑鄙无耻残忍自私至如此程度,他之处死,是他的自己行为决定的。一切共产党员,一切红军指战员,一切革命分子,都要以黄克功为前车之鉴。”

  吊着的大钟,法院的大印。

  台上,胡耀邦、徐时奎、董铁凤、韩翠翠、秦培山老汉……

  黄克功失望的眼神却不见绝望的神态,被捆绑的双手,扎好的绑腿,依然以军人的姿态挺身而立。

  抗大女学员眼角慢慢地流泪了。

  成仿吾与学员们的情绪渐渐激动起来。

  雷经天读罢信:“黄克功,还有什么要说的吗?”

  黄克功回望了一眼雷经天,似诀别,却无言。安娜用相机抓拍了这两人复杂表情的历史瞬间。

  中国的希望在延安

  陕北公学的操场临时法庭

  雷经天向王佐超挥一下手:“执行。”

  王佐超指挥着两个持枪的警卫押着黄克功走下台。

  黄克功背对主席台,没有人再看到他此刻的表情,紧随其后是四人抬着的棺材,只能看到脱帽后黄克功的后脑。

  人群自然地闪出一条路来,静默无声,每张脸的表情,依次向后边闪过。

  静。

  听到棺材抬动发出有节奏的声响。

  黄克功黑发浓布的后脑……

  栗色的战马发出一声长长的嘶鸣,仿佛向主人告别,当声嘶消失,四周依然是期待结局的沉静。

  陕北公学操场外的一座土墙边

  黄克功背身面墙,看不到他的脸。王佐超示意行刑的战士准备。

  一颗子弹被推上枪膛。谭如海把口琴扔入棺材,砸出声响。

  黄克功背身面墙,像凝固一样。

  回忆那刻骨铭心的场面

  夜的延河边,刘茜冷冷地掏出口琴,退还给黄克功。

  黄克功不接,气愤地指责她。刘茜一气之下,把手中的口琴扔掉地上,转身欲走。

  恼怒的黄克功倏地掏出手枪,逼刘茜把口琴拣起来。刘茜见他掏枪,双方对峙片刻,她还是慢慢地俯身将口琴拣起来,掏出手帕轻轻擦拭着。

  这个细节激惹起黄克功心底的喜爱,猛然抱住刘茜要亲吻。刘茜推脱,挣扎,两人扭动。

  呯!

  枪走火了,击中了刘茜胸侧部,顿时歪倒在地。

  意外让黄克功愣怔片刻,急上前扶起刘茜,看其伤口。刘茜眼里冒出无比仇恨的怒火,捂着胸部站起,回手给了黄克功一个耳光,一步步向黄克功逼近,毫无惧色,血从她的侧身流出。黄克功眼里充满歉意地后退,突然他站定了。刘茜当着他的面儿,把口琴向河里一抛,轻蔑目光像甩出鞭子抽了一眼黄克功,转身踉踉跄跄,发出骇人心际长长的尖叫,向前跑去。黄克功脸色木然凝固,掏枪,瞄准夜色中的刘茜。

  枪响,画面突然变红。

  呯!枪声过后

  陕北公学操场外的土墙上,溅上殷红的血浆。

  陕北公学的操场临时法庭

  枪声,传到会场回音许久。

  张闻天站起身,还没等他开口讲话。董铁凤带头高呼:“共产党万岁!”“共产党万岁!”喊声如雷鸣般经久不息。

  安娜现场在采访乔治·海德姆。

  乔治·海德姆用英语激动地说:“作为美国人,我看到了一个反对特权,尊重民主,平等法制的政府,你可以向世界报导,中国的希望在延安,我愿意留在延安,参加反对日本法西斯的革命队伍。”

  群众还在喊口号。

  雷经天站起来,情不自禁地猛烈地敲钟、敲钟……

  声震四野,长鸣不止。

  (全文完)

  (原文链接:荆楚网——黄克功案件(19) 黄克功案件(20) 黄克功案件(21) 黄克功案件(22)

1 2 3 4 5 6 7

荆楚网(黄克功案件首页) 2014-11-24 05:18:52

黄克功逼婚杀人案索引

 ◎相关链接中国共产党反腐败案例选 中国反腐倡廉大事记(1978-2010)

最新评论
发表评论
标题
内容
表情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本站资讯 会员社区 全站搜索 友情链接
  古老的东方,灿烂的文明,令人骄傲,令人向往。我们出生并生活在这样一个国度里,是非常幸运和值得自豪的。

  当然,我们也经常会感到很不如意。古老,往往也意味着落后、愚昧和无知,缺少起码的社会公平。

  好在这个古老东方的文明国度,正在走向民主与法治。

  法治的社会,唯公平至上。

  法律会约束我们,但它更要约束、制裁那些丑恶行为,给我们安全、和睦、公正和自由。

  当然,民主与法治需要一个过程。这个过程可能是漫长的,甚至可能是痛苦的。但她值得我们为之付出。因为她是我们民族长久生存之根本!

  东方法律在线网站此际应运而出,正是顺应历史潮流,将为民主与法治竭力鼓与呼。

  关注我们,更欢迎您能加入我们,共同建设民主、法治的中国!

  太阳每天升起,照亮所有的人。

                                        站长:葛运英
                                         2005.11.28

微信公众号

知法堂微信公众号二维码

关联网站

人民日报(1946-2003)强国论坛新华网论坛天涯社区华声论坛红歌会网CBF聚焦网

信息播报

大连电视台关于复州湾夏屯海域动迁补偿的报道

推荐网站

澎湃新闻网 大公网 观察者网 中评网 中国法律咨询中心 北美在线 共识网 加拿大华人网 美国中文网 FT中文网 联合早报网

东方法律在线 www.cnlawnn.com - Copyright © 2005-2020
China Law News Network - A just cause !

中华人民共和国工业和信息化部ICP备案系统

吉ICP备18002925号

全国公安机关互联网站安全服务平台

吉公网安备22021102000177号

与本站匹配的浏览器:I.E.浏览器

东方法律在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