廉政之声 习近平论反腐 高层动态 地方信息 综合资讯 史上贪官 新中国反腐大事记 中共反腐案例 建国前反腐案
分类导航
廉政之声  (189)
习近平论反腐  (57)
高层动态  (35)
地方信息  (453)
综合资讯  (98)
史上贪官  (22)
新中国反腐大事记  (61)
中共反腐案例  (26)
建国前反腐案  (14)
建国初期反腐案  (72)
1978-1989反腐案  (147)
1989-2002反腐案  (892)
2002-2012反腐案  (2206)
2012后反腐案  (2534)
反腐案例索引  (429)
贪腐渎职事件  (426)
贪腐渎职事件索引  (17)
辽宁贿选案  (96)
黄克功案  (18)
刘青山张子善案  (29)
陈希同案  (34)
成克杰案  (38)
陈良宇案  (54)
薄熙来案  (305)
徐才厚案  (118)
周永康案  (129)
苏 荣案  (40)
令计划案  (77)
郭伯雄案  (64)
周本顺案  (53)
杨栋梁案  (35)
苏树林案  (55)
余 刚案  (3)
常小兵案  (18)
陈雪枫案  (3)
龚清概案  (2)
王保安案  (3)
刘志庚案  (2)
郑玉焯案  (2)
蔡希有案  (1)
王 珉案  (5)
卢子跃案  (3)
王 阳案  (2)
李 嘉案  (1)
苏宏章案  (1)
杨鲁豫案  (2)
张 越案  (2)
戴春宁案  (5)
杨森林案  (5)
霍 克案  (4)
张育军案  (2)
张乐斌案  (1)
李云峰案  (1)
姚中民案  (1)
尹海林案  (2)
陈树隆案  (2)
张文雄案  (1)
吴天君案  (1)
卢恩光案  (3)
虞海燕案  (2)
王银成案  (2)
李文科案  (1)
陈 旭案  (1)
孙怀山案  (1)
项俊波案  (1)
杨崇勇案  (1)
张化为案  (2)
周春雨案  (1)
魏民洲案  (1)
杨家才案  (1)
刘善桥案  (1)
最新文章
解放日报:“仇和现象”带来哪些警示
  2018-06-22 23:57:13 作者:东方英子(辑) 来源:解放日报 文字大小:[][][]

www.jfdaily.com

    

解放日报-解放网

“仇和现象”带来哪些警示

  原题:“仇和现象”带来哪些警示 来源:解放日报2015年03月18日05版 ●作者:彭原、伍溟、封寿炎

Editor's note
编者按

  云南省委副书记仇和涉嫌严重违纪违法,目前正接受组织调查。这位曾经在一众官员中个性十足的政治强人的落马,引发社会关注。怎么看待“能吏落马”?官员有个性到底是好事还是坏事?如何处理好改革与法治的关系?为此,我们从不同角度组织了三篇评论,聚焦“仇和现象”带来的警示。

解放日报2015年03月18日05版(东方英子/截图制作)

  落马“能吏”真的“能”吗

  一个明星官员的落马,往往是观察政治生态的风向标。副部级高官仇和,曾因雷厉风行、铁腕治庸而站在风口浪尖上。即使如今东窗事发,其种种任性“事迹”再次被挖出来之后,媒体仍少不了给一个“能”字的评价。那么,仇和到底“能”在哪里?为何一个“能吏”却过不了反腐这道廉政关?

  何为能吏?《辽史·能吏传》称,“吏畏民爱,决事如流,真能吏哉。”用现代语言来总结,能吏就是办事效率高,能得到百姓认同的官员。毫无疑问,不管在哪个年代,能吏都应该是官场里的正能量,推动社会发展的中坚层。

  然而,在另一种语境里,“能吏”因其谙熟官场规则,善于规避制度,又成了让人咬牙切齿的对象。整整一本《老残游记》,几乎就是围绕着玉贤、刚弼两名“能吏”展开的揭丑记。为了“有所作为”,报效朝廷,谋个名垂青史,“能吏”舞动起手中的权力,又“能”又“勤”,把一个曹州府搞成了“站笼”地狱,他们对百姓的祸害,比只管捞钱的“贪吏”更是苛烈百倍。

  荀子说:“德以叙位,能以授官。”现代任用考察干部的基本标准就是德才兼备、以德为先。因为如果没有了“德”的支撑,“能”就难以保证用对方向。历数近年反腐中落马的官员,还真不缺“能吏”。安徽省前副省长王怀忠,也曾高喊“三年改变阜阳城市面貌”,结果耗费巨资造起来的机场却一度沦为养鸡场。“能吏”仇和从宿迁到昆明,一路大拆大建,效率是高了,但他的那些“功绩”,又有多少不是王怀忠的翻版呢?权力不受制约,少有不贪腐的。

  中央治吏,反复强调必须严肃问责三种人:为官乱为、为官不为、为官不力。过不了廉政关的“能吏”,实际上就是为官乱为。以一时喧嚣换长久骂名,如此“能吏”,“能”在哪里?

  (彭原)

  有个性不等于能任性

  仇和曾经是公认的“明星”。在见惯了四平八稳的官员后,仇和身上的鲜明个性,的确很讨舆论欢心。

  官场里,有个性的往往是异类,也容易被当成“出头鸟”。人们总以为,官员大多是小心谨慎、墨守成规的,在“低调做人”的“潜规则”下,坚持个性甚至愿出“风头”,是需要勇气的。仇和显然不愿把自己变成那些“大多数”。他很敢于彰显和呵护自己的个性,除了做事,也是要推一点“新风”。

  反腐的“枪”,并不是非要打“出头鸟”。“出头”不是坏事,但如果触碰了法纪、破坏了规矩,那便没有商量的余地。

  回过头看仇和,可说是“成也个性,败也个性”。且不论其一意推行的种种“改革大招”,有不少因为经不起法治推敲而变得南辕北辙;其一度为人津津乐道的果敢作风,很多时候也经不起推敲。比如仇和曾以开明形象示人,的确不像部分官员那样总是“藏着掖着”,但他却忘了,开明同样意味着发扬民主、广纳良言——“模范遵守民主集中制”不是党员干部的一条重要规矩吗,何以在别人提出中肯批评时,就没有“民主”,只有“集中”了呢?又如仇和强调“为百姓做事”,当然是党员干部的宗旨意识,但何以就屡屡变成了“替民做主”,结果未必实现民生福祉,反而触发社会矛盾呢?

  在许多官员假托“规矩”不愿跨前一步的时候,忘了“规矩”的仇和走向了另一个极端。孔孟早就说,“不以规矩,不能成方圆”,“从心所欲”还要“不逾矩”。对手持公权力的官员,一旦“逾矩”,个性就成了“任性”。今天人们都知道,“有权不可任性”。而要避免这“一步之遥”,对“规矩”的遵守和自律,便是一种保护。

  (伍溟)

  “强势改革”不能突破法治

  仇和一直以来就因其“多面性”而备受争议。在他的多重面相中,最鲜明的莫过于“强势”。他在吏治、城建、治污等诸多领域的改革措施,无不大刀阔斧、雷厉风行、强力推进,经常被外界冠以“铁腕”二字。强势改革虽然极具效率,但如果强势到“以势压法”,突破法治框架、脱离法治轨道硬干蛮干,那就难免落马的结局。

  改革当然要开拓创新、敢闯敢干,一些庸官懒官借口“不属法定职责”,因此消极不作为,这固然要不得;但有些官员又走到另一个极端,只要冠上“改革”之名,就没有不能干的事情、没有不能采取的手段,甚至凌驾在法律规范之上,使法治成为一句空话。

  法治和改革相辅相成、不可或缺。一方面,法治是对改革的基本约束。真改革绝不是“权力意志”的为所欲为。改革的理念要符合法治思维,改革的措施要在法治框架内运行,这是改革的基本前提。在仇和的诸多施政中,最受批评的就是他在宿迁和昆明两市强力推进的大拆大建。这种“大跃进”式的造城运动,恐怕很难经受得起“法治思维”和“依法行政”的检验。另一方面,法治又是对改革的保护。如果改革的动机、目标、方式和手段都符合法治要求,改革和改革者就能经受得住考验。仇和是否牵涉昆明土地城建系统的腐败问题,尚有待权威部门确认,但可以确定的是,“重人治轻法治”的所谓改革必然漏洞百出。“权大于法者”在突破法治框架之时,也就失去了法治的保护,各种心怀鬼胎的“围猎者”就会乘虚而入,从而滋生利益输送、权力寻租。

  培养勇于开拓、敢闯敢干的领导干部很不容易,他们倾覆落马的教训也就更加惨痛深刻。仇和的例子严峻地说明,改革和法治犹如车之两轮、鸟之双翼——车失一轮,难免倾覆;鸟断一翼,岂能高飞?

  (封寿炎)

解放日报 2015年03月18日 05版

仇和受贿案

 ◎相关链接中国共产党反腐败案例选 中国反腐倡廉大事记(1978-2010)

最新评论
发表评论
标题
内容
表情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本站资讯 会员社区 全站搜索 友情链接
  古老的东方,灿烂的文明,令人骄傲,令人向往。我们出生并生活在这样一个国度里,是非常幸运和值得自豪的。

  当然,我们也经常会感到很不如意。古老,往往也意味着落后、愚昧和无知,缺少起码的社会公平。

  好在这个古老东方的文明国度,正在走向民主与法治。

  法治的社会,唯公平至上。

  法律会约束我们,但它更要约束、制裁那些丑恶行为,给我们安全、和睦、公正和自由。

  当然,民主与法治需要一个过程。这个过程可能是漫长的,甚至可能是痛苦的。但她值得我们为之付出。因为她是我们民族长久生存之根本!

  东方法律在线网站此际应运而出,正是顺应历史潮流,将为民主与法治竭力鼓与呼。

  关注我们,更欢迎您能加入我们,共同建设民主、法治的中国!

  太阳每天升起,照亮所有的人。

                                        站长:葛运英
                                         2005.11.28

微信公众号

知法堂微信公众号二维码

关联网站

人民日报(1946-2003)强国论坛新华网论坛天涯社区华声论坛红歌会网CBF聚焦网

信息播报

大连电视台关于复州湾夏屯海域动迁补偿的报道

推荐网站

澎湃新闻网 大公网 观察者网 中评网 中国法律咨询中心 北美在线 共识网 加拿大华人网 美国中文网 FT中文网 联合早报网

东方法律在线 www.cnlawnn.com - Copyright © 2005-2020
China Law News Network - A just cause !

中华人民共和国工业和信息化部ICP备案系统

吉ICP备18002925号

全国公安机关互联网站安全服务平台

吉公网安备22021102000177号

与本站匹配的浏览器:I.E.浏览器

东方法律在线